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红】囚徒与刽子手(三)

【茨红】囚徒与刽子手(三)

主茨红,绿酒吞出没,本集有嘴遁,注意避雷
这篇文的主题:
茨木:挚友你在哪儿
酒吞:红叶你在哪儿
红叶:把经若丸还给我!
晴明:我清清白白的一个阴阳师,为什么都要我来收拾烂摊子。
其实很想茨红有个小宝宝的(望天)

秋季凉意恰到好处,红叶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从阴暗干燥的囚室搬到了茨木屋子里徒有一床被褥一方茶几的小间。
还是不能自由,整日困在这一块天地。她费尽心思想要改变和茨木童子的关系,可以说适得其反了。自从温存了那一夜,大妖怪便几乎见不到影,他连自己的寝宫都不回,更别提放她从这小房间里出来。
而此刻,被挂念的大妖正在阴阳师府邸暴跳如雷。
“安倍晴明,吾的请求是复原那个娃娃,没说让你做个真的娃娃!”一进屋就看到眼前这个面容精致,跟红叶八分像的小不点,茨木童子的神经都绷了起来。
“啊啊啊这里有个长角的怪叔叔!”小孩子吃了什么药一般在房间乱跑一通,被门槛绊到,砰的一声变成了一个纸人。
“身为阴阳师,整日钻研迷惑人心的邪术!”茨木童子看到这只是安倍晴明吓唬他做的式神,骂骂咧咧着,心下长吁了一口气。
“晴明无意对你作怪,茨木童子。但你必须克制一下自己冲动的坏习惯,做事从不考虑后果。直说好了,你送来的经若丸已经不可能复原了。”晴明的话让茨木童子皱起了眉头,他想反驳几句,又听阴阳师道,“不过,幸好胎发没全烧坏,可以做一个新的。叫你过来是要借用你的妖力,可不能让红叶看出有我参与的迹象。”阴阳师拿出一个和原来的晴雨娃娃很相似的布偶,跟残存的断发一起摆在桌上,“你还得感谢源博雅先生高超的绘画技术,平安京可没几个人能复原出被烧成那副样子的笑脸了。”
心头大患解决了,大妖心情甚好,悠哉悠哉回了大江山。守门的小妖向他打招呼:“大人,刚刚酒吞童子大人回来了。”
挚友回来了!茨木更开心了,然而下一秒,他就想起来他的房间里还有什么人会破坏这一切。霎时一阵狂风掀过,守门小妖面前空无一人,他摸摸鼻子想,二当家真的很在意大当家呢,那么急着去见他。

酒吞童子是带着一腔怒气来寻茨木童子的。这一段时日他被红叶的侍女拒绝了无数次,起先只是认为对方遇到了烦心事,自己身份尴尬,也没有立场去安慰她。后来发觉对方的说辞永远是那一套:“主人心情抑郁,需要时间整理自己的情绪。”瞎话也换个花样编好吗?红叶虽然不喜欢自己,但她个性直爽,没有特殊原因决不会对自己避而不见。
“我再问一遍,红叶呢,不让我进去就让她出来见我!”酒吞童子失去了耐心,这才动用了大妖的威压,非要见心上人一回不可。
盗墓小鬼被茨木下了禁制,酒吞童子又用妖力逼她说实话,她苦不堪言,舌头都在打结:“小,小姐心情不好……被,被……”
“说!”酒吞童子扼住盗墓小鬼的脖子,“不说就拿你酿酒!”他身后巨大的鬼葫芦配合地张了张嘴,露出尖利森冷的牙。
盗墓小鬼被两股不相上下的妖力折磨得头痛欲裂,哭得惨兮兮的:“小姐被,被茨,茨,茨木……哇啊……”
茨木童子!酒吞童子不相信挚友会趁他外出就找红叶麻烦,他闯进红叶的住处,里面看起来空了有一段时日了。
“他,他带了阴阳师……”盗墓小鬼话都说不全,疼得在地上打滚。酒吞只能撤掉施加在她身上的妖力,他本不愿对红叶的人动粗。
不过红叶是吃人的恶鬼,阴阳师过来能做什么?红叶那么柔弱,在茨木童子和阴阳师两方手下肯定都讨不到好……可恶的茨木童子!
“你可知你的主人现在在谁手上?”
“……”盗墓小鬼沉默以对,酒吞立刻就明白了。还能是谁,那家伙都算到自己会听红叶侍女的话傻等在枫叶林外了。
酒吞童子起先谁都没有告诉,偷偷回了大江山,直奔山头上关押惹是生非之徒的地牢。
的确有红叶微弱的气息。酒吞童子环顾四周,心头泛苦,他心目中不可触碰的明珠居然被关押在这等肮脏黑暗的地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茨木童子不会好吃好喝待她。那么,红叶现在在何处?酒吞童子问了囚室的看守,他们说不清楚;又问了茨木童子寝殿的人,俱言从未见过黑发蓝衣,面容姣好的女妖。
“不过,茨木大人的小间里似乎新住进来了一位女妖,只是大人近日常常在大厅办公,晚上也睡在那里,冷落了她好几日。”灯笼鬼消息灵通,“鬼王大人,您要找的会不会就是……”
“呵,好一个茨木童子。”他让他痛失所爱,自己倒养起女人来了!酒吞童子一腔怨愤,怒气冲天要拿茨木童子的新欢开刀,背起鬼葫芦就往茨木童子寝殿去了。

“茨木童子,你来的正好!”酒吞童子的鬼葫芦悬在半空,蓄势待发,“你对你的小美人还挺细心,用这么耗费妖力的结界守住房子。不过别忘了,大江山的鬼王到底是谁!”
“等等,挚友,别!”茨木童子召唤出鬼手挡住了鬼葫芦一发攻击,刚想解释酒吞童子就迎面给了他一拳,“你不是很想跟我打吗?现在机会来了,你要是打不死我,我就把你屋里的女人撕烂……红叶?”
“啊,酒吞大人?”红叶打着哈欠开了窗,正撞上鬼葫芦被鬼手抓住气得直喷火焰的圆脸,吓得捂住了嘴。
“……茨木的新欢,是你?”酒吞童子连同他的葫芦一起焉了,“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她当然是吾的新欢!”茨木童子本想否认,转念又思忖自己挚友那一根筋的个性,若不是红叶名花有主,他是绝不会放弃的。
“你,你这个……”登徒子,谁是你的新欢!红叶正要反驳,看到他凶恶的眼神,虚了下来,“你这个死鬼,这么多天都不回来见妾身一面。”
“这片庭院还不够你享受的?”茨木童子明明把她关在一个方寸之地,却睁着眼睛说瞎话。
酒吞童子目睹了心上人和亦友亦臣的茨木童子打情骂俏,犹如当头棒喝。他望进红叶墨色的眼,从里面看到明显的嗔怪和闺怨——她可从来没有这般把自己瞧进眼里。
“挚友,情爱可不是你我能够控制的。”茨木童子现学现卖,把晴明的话复述了一遍。
“别说了,我懂。”酒吞童子收起了鬼葫芦,“哈,没想到回了大江山,还是得借酒消愁。”
这可不行!他要的不是这样的酒吞童子!茨木童子惊觉接下来的发展对酒吞童子重回鬼族之巅并没有什么促进作用,口不择言道:“挚友若是真心爱慕红叶,吾将她让于你便是!”
横竖都是阶下囚,红叶一点儿也不在乎自己被塞给谁,她只想茨木童子快点哄好他的鬼王大人,然后把自己该得的东西还给自己。
酒吞童子却是三人里最单纯的,闻言大怒:“茨木童子,你若是个男人,就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作为一只鬼,吾还真的不是男人。茨木童子不忍拂酒吞的面子,保持了沉默。
“红叶虽对我无意,但我尊重她的选择,别让我瞧不起你,茨木童子!”茨木童子骑虎难下,他除了威胁一下红叶,对酒吞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借酒浇愁也不是男人的作为。”茨木童子没想过红叶会帮自己说话,“酒吞童子名震大江山,鬼王地位这么多年都不曾撼动,可别因为小小女子,就让自己开创的时代没落了。如今这么多妖鬼都仰仗您的庇佑,妾身也是其中一员。继续把精力消耗在酒里,您当真舍得?”
舍不得。舍不得红叶,更舍不得自己的宏图霸业。这是红叶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对他说话,酒吞童子恨不得把每个字都刻下来。他思考着,久久地盯着茨木童子看了一会儿。
茨木童子正为挚友开始反省感到动容,对红叶投了一个感激的眼神。在酒吞童子眼里,这一眼便是这两只鬼郎情妾意共创美好妖生的默契。

酒吞童子为人时就不甘落于人后,为妖更甚。仗着天生大妖的优势,他集结了茨木童子,星熊童子这些同样拥有强大力量的妖鬼推翻了上一任鬼王的暴政,大江山酒吞童子的威名这才传开。而在他迷恋红叶并为她颓唐堕落以后,是茨木童子出了名的骁勇善战和星熊童子的兢兢业业才没有导致大江山在鬼界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几乎没有妖怪知道自己的鬼王消极怠工近一年光景。
这是鬼王的任性,而他的臣下包容了他的情绪和所作所为。所以现在,该他让步了?
想通这一关节,酒吞童子的眼神都变得锐利起来了。没错,他是爱红叶而不得,但是鬼王的身份不允许他这样沦落下去。也许会有更好更美的女妖出现在他生命里,也许他会永久珍藏对红叶的这份情意,一直逃避是绝对没有解法的,他总要做出选择。
“茨木童子,这么久以来,你很辛苦。”鬼王重拾了自己的骄傲和上位者的矜持,这突然的转变让茨木童子无所适从。无所适从过后,喜悦吃掉了他的傲慢,顾不得在罪魁祸首的那个女人面前,茨木童子笑成了一朵花:“不辛苦,哪有……吾,我也只是一直追着你的脚步……你跟我,我们是挚友嘛……”
小孩子一样,糖都还没给,光是听到那个名词就乐了。红叶托腮在窗口看着两只上演王者归来和盲目崇拜的妖怪,心里头一阵好笑。如果她早点跟酒吞童子谈谈,而不是一味地对他不假辞色冷脸相待,是不是就没有如今的场面了?
“红叶虽然心系于你,但我还没有放弃她。茨木童子,你最好扮演好你保护者的角色,别让红叶在大江山受委屈。”酒吞童子深深望了一眼红叶,“如若不然,就算是违了她的意,我也会把她抢过来。”
行吧,随便你们说什么。红叶看着茨木童子想,他这副长相,明明看起来没心没肺的,怎么就那么一根筋呢?一根筋却又不单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会和他讨厌的阴阳师联手。
酒吞童子跟茨木弃了前嫌,又去找万年宅星熊童子检讨错误,终于只剩了红叶和茨木二妖。
“酒吞童子都走了,还不收起你那恶心的笑容?”红叶敲敲窗沿提醒。
“喏,这个还你。”心情从来没有这么畅快过了,茨木童子也不介意女妖这一次的口无遮拦。
红叶宝贝地接过了晴雨娃娃,摸了又摸,似乎没发现不同,将它熟练地戴回了腰间:“你的事了了,我可以回枫叶林了吧?”
“你要回去?”茨木童子看着她,迟疑道,“当然可以。”
“不许来骚扰我,不许找晴明。”红叶接着提要求。
“我骚扰你干什么?”茨木大大咧咧地搂过她的肩膀,在她额头上落了一个友谊万岁的吻,“虽然你是我名义上的新欢,不过你我都该了解彼此并无情谊。”
啊,洒脱的妖怪关系。红叶打一开始就不指望一度春宵可以让这家伙稍微改变一下这随时变脸的态度。
“今日天色都黯淡下来了,明日再走吧。”茨木童子补了一句,“放心,欠你的都还了,你也不必再取悦我。”
大妖怪说到做到,今夜也没有在自己寝殿留宿。红叶在床榻翻来覆去,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久没吃人魅力下降了,某些鬼宁可夜不归宿也不愿留下来陪她一晚。

“恭喜啊茨木童子大人,鬼王回来了,您也可以不用每日待在这厅中了。”今夜的二当家还是如此勤勉,有小妖见他心情不错就上来搭讪。
“的确,大江山将会迎来新的巅峰。”茨木童子对酒吞充满了信心。
“听说鬼王的心中所爱在大江山,他才结束了外出修行?”
“心中所爱?”应该是红叶没错,“算是吧,不过为了不成为酒吞童子的阻碍,她决定离开。”
“她要是离开,酒吞童子大人岂不是又要去过漂浮不定的修行生活了吗?”小妖的话如同一道惊雷,在茨木童子大脑炸开。红叶说了什么才让酒吞振作起来?若是她走了,酒吞就算人在大江山,心也不在了。
这可不行。
红叶这个祸害,她不能走。

天色大亮,红叶慢吞吞穿好衣服准备回枫叶林。她同往常一样打开了窗,呼吸清晨甜美的空气,接着走向小间那扇精美的纸门准备去跟那大妖怪告个别。
……她推不开它。
这是怎么回事?
红叶又小跑几步到了窗前,伸手往空气里探去,摸到了透明的壁垒。
她不该相信茨木童子这个家伙的!红叶陡然变得暴躁,偏偏房间陈设太过简单,根本没东西可以摔来泄愤。
门外窸窸窣窣传来什么在动作的声音,红叶拼命拍动纸门上的木框,感觉外面那家伙就就站在对面,隔了这扇薄薄的屏障。
“茨木童子,你这是做什么?”红叶压抑着不太好的心情质问他。
“显而易见,我后悔了。”纸门后传来可恶的声音,“你若是离开,同放虎归山没什么区别,挚友说不定会追随你的步伐。”
“不可能的,大江山同妾身孰轻孰重你的鬼王大人难道不知晓?”
“我赌不起。毕竟他为你浪费了一年。”茨木童子自以为很善解人意,“你莫怕,我会陪你的。”
红叶气得想要尖叫,比起不讲道理的人类,没有章法的茨木童子更叫人讨厌。




评论(1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