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酒红】多边合作

【茨酒红】多边合作

茨酒红注意避雷
反家长协会青年,无三观,拒绝撕逼
这篇无坑品,慎入,没准这一发就完了
酒吞爹跟红叶妈是重组家庭的设定,茨木是红叶的真·老公。
开车看心情
无逻辑,视角混乱,故事也乱

红叶刚记事的时候就参加了母亲的婚礼。新爸爸是个高大的叔叔,带着一个同样高大的哥哥。
哥哥非常酷,据说他前些日子拿着擀面杖揍翻了一条街的小屁孩,是红叶妈妈带着他一家一家去道歉的。
于是新爸爸觉得红叶妈妈是真心和他过日子,连戒指都没有准备,临时求了婚。
大人暗通曲款已久,小孩见面不多,但熟起来很快,毕竟像红叶那样长相可爱又乖巧伶俐的女孩子很懂怎么讨长辈欢心——哥哥也算长辈。

酒吞虽然性格粗犷了些,但在某些方面意外地纯情,比如他曾经对红叶说:你妈妈嫁给了我爸爸,你也是要嫁给我的。
他从不叫红叶妹妹,一直觉得红叶是自己的童养媳,是私产,神圣不可侵犯。就算懂事了,知道事实不是这样,那种占有欲还是扭不回来,一直到红叶离家上大学前,想勾搭她的男孩子都被酒吞重点关怀过。
所以那个叫茨木的到底是什么时候跟红叶在一起的?酒吞也不清楚。唯一印象深刻的是在酒店抓到两个人开房,敲门之后男人裹着一条浴巾斜靠在门框边,似笑非笑地喊他:“原来是大哥,一起玩啊。”红叶在床上捂着嘴笑,然后把胸罩从被子里拉了出来,对着酒吞抖了抖,扔在地上的衣服堆里。
酒吞咽了咽口水,任由茨木把他拽进房里调侃他:“这有什么,你都多大了。”
酒吞二十四了。
可红叶才十九岁,去年还会蹦蹦跳跳喊酒吞是管家夫,说嫁给他超不自由。
茨木看起来也是个学生,后来酒吞才知道他跟自己同岁。只不过人家是重点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而自己不过是一个酒吧老板兼调酒师而已。
的确没什么,男欢女爱的事。这个年纪不是很正常么?酒吞关上门,算是入伙,他对红叶一直就是那个心思,除了他们家愚蠢的父母,人尽皆知。

“你们两个,认识多久了。”红叶裸身趴在床上看书,茨木开着电脑办公,酒吞无暇思考现状,总觉得像是做了一场奇怪的梦。
“看来你哥哥一直没记得我呢。”茨木合上电脑看着他,“你还记得红叶读高中的时候有人为了报复你跟踪她那件事吗?”
“都报了警的事能忘么。”
“你以为是谁报的警,又是谁作证你捅人的那一刀是正当防卫?”茨木故作伤心,“红叶可都记得呢。”
“你拿这件事要挟她?”酒吞眯起眼睛,看到对方毫不在意地笑了:“啊,是呀。你妹妹那么漂亮,谁不喜欢呢。”
红叶推了茨木一把,拉拉酒吞的手:“不是这样的,我喜欢他。”
“那我呢?”酒吞在茨木那张没有可信度的笑脸上看到某种让人愤懑的理所当然,试图从红叶嘴里听到自己的定位。
“酒吞就是酒吞啊,你和我,不是妈妈教育下共患难的战友么?”红叶扯了被子盖住胸前的春光,“这么多年了,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品学兼优,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吧?”
茨木嗤笑一声:“这里的三个,只有我是吧。”
酒吞想起某天整理红叶房间时看到的一叠没有名字分数也实在不能算高的卷子,不敢置信:“你开什么玩笑。”
“哦,看来你教的高考失误寻死觅活那场戏,我演的很好。”红叶凑上去亲了茨木一口,两个人一道用恶作剧得逞的眼神盯住他。
奸夫淫妇,大抵如此。

这夜酒吞回家很早,父母散步回家看到他非常意外,父亲关切地问是不是生意出了问题。母亲则开始长篇大论不读书出去做生意很容易出事云云。
“你身上一股子香水味儿。”母亲指责他,“喷香水的能是什么好女人?你可别把这种姑娘带回家,最不济丑点,行为做事要像你妹妹那样优雅才好。”
哦,香水。酒吞想,红叶会用香水了。

没想到再和茨木见面会那么快。
母亲心血来潮让他开车去大学城看红叶,直接没收了酒吞的手机不让他联络红叶,说是看看她有没有在认真学习。
一路上酒吞都紧张万分,算了算硬是拖到了午饭时间。母亲再怎么热衷于监督女儿的学业,也不能逼她在饭点学习吧?
这份好心引狼入室。母亲就在寝室楼下,碰到了来接红叶的茨木。
“这是我的男朋友,K大毕业的,在一家上市公司工作。”红叶挽住茨木的手臂,小鸟依人。
“啊呀,K大的男同学,这真是……”母亲喜形于色,“我们红叶虽然考差了读了这所学校,但是她很乖的,人也非常优秀。”
“阿姨您好,我知道红叶是什么样子,她是我见过最棒的女孩儿,是您教育有方。”茨木揶揄的目光酒吞只一眼就觉得这家伙不怀好意,母亲却没有注意到,自顾自笑开了花:“这真是,年轻人就是会说话哈哈哈……”
红叶跟着笑,但她的目光冰冷得吓人。
茨木再三要求红叶妈妈在k市住一晚,并且定好了酒店,说是第二天请假带她到处逛逛。
红叶妈妈假意推脱几次也就同意了。茨木把两张房卡都交给了她,给了酒吞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酒吞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红叶回去上课前发给他的短信还留在手机里。
【他要跟我求婚。】
你才多大,都没有毕业,结什么婚。酒吞没法说了,自从撕下了红叶那张乖乖女的面具,很多话都没有资格说了。
每天见的女孩儿,为什么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母亲随口问的题目她有时答不出,家长会从来不让母亲跟老师交流,学校排名短信都是发到红叶自己的手机里再给母亲看,又或者,那个备注学校的号码根本就是茨木那家伙。
其实都有痕迹,只是他信任她,而母亲也只是要个结果。
“我没读过多少书,但是知道不读书的苦。你别再打架闹事了,不是我的儿子我不好说你,可你也别带坏红叶了。”母亲温柔地摸着他的脸,“你妈妈死得早,别让她死不瞑目。”
这句死不瞑目让酒吞做了一年的噩梦。
然后就释怀了。
看来自己也是个人渣。
“我答应。”隔壁传来红叶快乐的笑声,母亲过来敲门,让酒吞过去祝福一下妹妹。
“祝福你,红叶。”
“多多指教,酒吞大哥。”
红叶站在两人中间,冲母亲甜甜地笑了。

评论(1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