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红】柴崎小姐和茨木先生(完)

【茨红】柴崎小姐和茨木先生(完)

大家新年快乐!
大过年就不发刀了哈哈(˶‾᷄⁻̫‾᷅˵)


第六天魔王和茨木童子的审美出奇的一致,去了集市一趟带回来的战利品有山神塑像,源赖光同款刀具仿制品,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开过光(?)的符咒,赖光勇斗恶鬼图,四天王亲笔签名的门板。
“集市上还有‘酒吞童子的尸体’卖。”
“我爹居然没有买?”
“你爹说这种拙劣的仿造品是不能让他上当的。”
“唉,我爹买那些玩意儿你都不劝劝,阴阳师开什么光,那符咒是从和尚那里买来的吧?”红叶整理着魔王带回来的小玩意儿,时不时问一句,“这是干什么的?”
“山神像是拿去嘲讽酒吞童子娘亲的,因为和她一点也不像。至于画和门板估计就是膈应茨木童子的。”
“他知道了?”
“当然,茨木童子就是那只害你郁闷这么久的妖怪那么大的事儿我怎么能不说?”
“我爹这个幼稚鬼。”红叶随口一问,“说到我爹,他去哪儿了?”
“你爹说要教训茨木童子来着。”
“早说啊,茨木童子怎么打得过我爹?”红叶脑内立刻浮现出茨木童子被打得奄奄一息的画面。
“女婿总得被老丈人打一顿的吧?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对了,你爹还拉着我去城门口看酒吞童子的脑袋,结果一瞧,那分明是天邪鬼的。听赖光府佣人说之所以用假的头是因为酒吞童子长得太好看,挂出来容易动摇民心。真的,你是没瞧见源氏府邸里没见过世面的侍女们排队偷窥鬼王脑袋的场景。”青行灯感叹,“鬼王就是鬼王,一个没用的脑袋都可以生出点事端。”
“看守脑袋的侍卫的应该收钱,很赚。”红叶整理好东西擦了擦手,“我去找找那两个失踪的家伙,免得谁把谁打坏了。”
“瞧你紧张的。”青行灯啧了一声,“拦不住记得叫我啊,你爹下手没轻没重的。”

魔王来无影去无踪,但茨木童子的妖气很好追踪。红叶一路找到了源氏的府邸,赖光公正大宴宾客,贵族的轿辇排成了长龙,连天皇都移驾来访。
红叶心想茨木童子这是要去复仇?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附近?
“红叶,你怎么在这里?”茨木童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红叶惊了一下,回头看到他一副人类打扮,头上的角收起来了,头发变作不扎眼的棕红色扎成了马尾,本就英俊的相貌配上一身华袍,简直就是个贵族青年。
红叶看了看自己,红衣明艳,妆容无暇,跟他站在一道应当不算突兀,于是理了理头发反问他:“我来看孙子,你来做什么?”
“我来讨债。”大妖眼里蓄着怨怼,酒吞童子可以救回来,但大江山死去的鬼怪却再无生机。
“他们一行人算是为民除恶,还有神的庇护,你讨不到好的。”红叶拉住他,“今天那么多权贵……”
“今日府里庆祝此次大捷,虽戒备森严,但也不是人人都相互认识。”茨木童子见红叶紧张万分,不由得宽慰她,“这次我既没有轻敌也不吃他们的酒,有什么好怕的。”
“你打算怎么样,来一场屠杀?”
“虽然神明庇护鬼怪不能将他们杀死,伤总还是伤得的。”
“据我所知,这样的大日子你这种来找茬的妖怪肯定会被某个天选之子给收了。”红叶想起自己跟平惟茂斗法的时候突然被压制妖力导致战败的事,非常不愿意茨木童子涉险。
茨木童子却笑着看她拉着他的手,“现在不怕我了?”
“什么时候了还在意这个。”红叶皱眉,迅速放开了他。
“酒吞童子常问为什么同是大妖我却忠诚于他,我只觉得他喜欢多想。但现在,我跟柴崎是一样的,你却总要躲开我,也是我多想了?”
“你是大妖,想点大妖该思考的问题,复兴大江山什么的。”红叶的确想回他一句想多了。
“我屠了源氏满门,消息传开来大江山就能复兴了啊。可你也知道源氏动不了。”茨木童子眼里有着隐隐的兴奋,“既然他们除妖能得到嘉奖,那么就再让他们除一次妖。”
“你干嘛,别乱来。”眼见茨木派头十足地大步进了源氏府邸,红叶思来想去不放心,跟在他身侧进了宅子。
府内人实在太多了,贵族们进门就被带到偏厅好水好茶伺候着,互相恭维一番,投缘的就聊起来打发时间,互不顺眼就唇枪舌剑一番。而他们的家眷又被带去另一个房间,正室们凑一窝,当然也有不带正室的贵族,平姬作为唯一一个屈居正室的侧室夫人,少不了要打点接待这些客人的各种杂事。现在跟她在一起的都是其他贵族里得宠的侧室夫人,不少人跟平姬讨教如何盛宠不衰,一个个嘴上涂了蜜似的夸得平姬飘飘然。
“红叶,赖光邀你来的?这位是……”平姬随便望了一眼就看到红叶跟在一个男人身边,就又开始酸了,她明知赖光公不会邀请她,至少不会在杀妖庆功宴上邀请她。
“这位是……我的夫君。”话出口再往下接就不那么难了,红叶依偎在茨木童子身侧嫣然一笑,“这次过来只是凑个热闹,还望平姬妹妹宽厚些,原谅则个。”
“她是谁,为何称呼夫人为妹妹?”有人好奇发问,红叶看上去比平姬年轻很多。
“这位是妾身母家的姐姐,与妾身交情甚笃,也于赖光公有恩。”平姬解释完,盯着茨木童子问了一句,“柴崎呢?真爱?”
“真爱,新的真爱。”红叶觉得不解释的自己简直是个花心大萝卜。
“柴崎乃是家妹,想来也是太喜欢红叶,之前总跟她黏在一起才导致夫人有了什么误会。”茨木童子终于能光明正大搂一次红叶的腰,可手都不敢放实了。
“今日关系到赖光公的前程,不能出岔子啊,姐,姐。”平姬一字一句意含警告,又问茨木童子,“你可知她是谁?”
“自然知晓。”茨木童子鎏金的目光流转,平姬看了心里头发慌,隐隐有了猜测,退后了一步。
“安心吧,我只要四天王付出代价,至于你的赖光公,他不是废了一只手么?”大妖的眼白渐渐染上墨色,金瞳更加慑人,平姬顿时像被千万斤重物压身,惊惧非常又说不出话来。
“你别欺负她。”红叶模糊的声音传进大脑,新鲜空气陡然涌进肺部,平姬捂着胸口大口喘息,环顾四周,大家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各自聊天。红叶和她带来的男人却已不在眼前。
不可以让他们破坏今天的安排!四天王呢,一定要提醒他们妖怪混进了宴会!平姬丢下一众侧室夫人寻找四天王,碓井跟赖光公陪在天皇身边她近不了身,渡边纲和武士们比武,卜部季武跟坂田金时被政要们围着,都不便打扰。
“夫人可是在寻人?”一个阴阳师打扮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平姬身边,她却没感到突兀,只觉得这个人很值得信任,一股脑儿把刚刚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夫人所料不错,那必定是前来作祟的恶鬼。”年轻人掏出一张恶鬼面具戴上,“待我去收拾他。”
平姬正想询问他师承何处,一阵微风带起几片树叶飞过眼前,回过神时她却不知自己为何身处此地,要做些什么。
“怎么走了那么远,我得快回去陪伴那些夫人们才是。”平姬提起衣摆迈着小碎步匆匆往回赶。

渡边纲经此一役,原本就粗犷的性格添了一分暴躁和傲慢,演武场上他赤裸着上身,竹剑在胸口拍得哗哗直响:“鬼怪都无法战胜我,你们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
“可否让在下一试?”一个带着女眷的年轻贵族走上了台阶。
“哈,细皮嫩肉的,可别被我伤到。”渡边纲得闲去看他带着的那名女子,对方一直低着头,像是置身于男儿环绕之处而感到害羞。
“对年轻人要注意分寸啊,可别让人家在女性面前输得太难看!”几个看客不嫌事儿大,嚷嚷起来。
渡边纲喝了一声:“战场之上,退让一分便是生死之差!”言罢他便朝那个青年冲了过去。
茨木童子冷笑一声,妖力凝成的声音直接传入对方脑海之中:“茨木童子那个小娘儿们来寻你了。”
“什么!”渡边纲吃惊地发现自己跑了很久仍到不了那青年身前,仿佛路同他是一体,怎么也不见两人距离缩短。
“大江山死去的鬼怪的怨恨,尝尝这绝望的滋味吧!”鬼爪破地而出抓住了渡边纲,周围环绕着的黑焰瞬间将他淹没。
“妖怪,是妖怪!我的手!”持刀的右手被鬼爪尖利的指甲嵌入,连同黑色的火焰灼烤着皮肉。
“有妖怪!快来人呐!”人群中一个脆嫩的少年音唤醒了发呆众人的神智,顿时演武场乱了起来,有胆大的武士朝茨木童子冲去,半路就被几片枫叶炸得倒在了地上了,而胆小的武士早已经没了影。
渡边纲犹如身处地狱,火焰烧到皮肉之后甚至散发出了肉香。他不能死在这里,他是主公的帮手,是主公的挚友,是主公最信任依赖的人!
“你的确不能死在这里。”有个声音进入脑海,渡边纲周身突然充满了力量,生生震开了鬼手,再看手里的竹刀,那分明是供在祠堂里赖光公砍下酒吞脑袋的安纲童子切。
“恶鬼,你完了!”渡边纲突然相信了神灵的存在,满心都是膨胀的杀意和即将完成一大壮举的酣畅。
“第六天魔王。”茨木童子看着原本垂死现在却莫名精神抖擞的渡边纲,心想鬼怪们经常没法成事的原因可能都是因为有喜欢胡闹的队友。
“小子,你搞我女儿,害她伤心那么久,今天非收拾死你不可!”魔王的声音幽幽飘来,茨木童子再出一爪阻挡住渡边纲的来势,循着妖力寻找声音的来源。
“小子,我在这儿!”渡边纲再次挣脱鬼爪束缚,茨木童子惊了一下,这魔王今日是非要搅他的事不可了,居然上人类的身。不过本来的打算就是将四大天王尤其是渡边纲重伤,然后佯装战败给他们点苦头吃,只是这下要真的战败而逃了。
“这童子切用来砍你再适合不过了,你这薄情寡义的鬼子!”“渡边纲”大吼一声,一刀下去势如破竹力灌千钧,演武场的高台直接被席卷而来的刀势揉捻开来。茨木童子望着红叶笑了一下,对渡边纲那一刀不躲不避,算是受着了。
魔王退出人类的身体飘在高空,想瞧瞧茨木童子狼狈成什么样儿。
尘烟散尽,场上出现了两抹红色人影。魔王咂舌,他没注意也没想到自家闺女会在这里。
“啊,你是!”渡边纲并不知晓自己被什么东西附过身,他认得红叶,却顾及主公没有喊出她的名讳。
“怎么回事?”演武场的大动静引来了卜部季武和坂田金时,赖光公和碓井贞光护着天皇远远观望,看到碎裂的高台上那熟悉的红色人影不由长长叹气。
“他们到底是不是妖怪?渡边纲大人一见那年轻人就冲上去砍。”
“对啊,大人手里的竹刀突然就变成名刀童子切了!”
“渡边大人也有神通啊,只一刀便将演武场砍成这样!”周围人们的议论传来,渡边纲骑虎难下,复又冲上前去:“妖怪,纳命来!”
在卜部季武和坂田金时眼里看来,渡边纲不知又发什么疯,对面那两个哪里像妖怪了?是以两人还做了随时救下那两个年轻人的准备。
童子切虽没了魔王给予的加持,毕竟也是染了鬼王鲜血上过供的神物了,红叶散雾成枫,迎面朝渡边纲打去,没有爆炸,只是把他卷上了天。她扬臂拍了拍手,枫叶形成一道龙卷升入空中,又从顶端飘散开,渡边纲也越升越高。倏的,龙卷停止了转动,渡边纲一声惨叫重重摔在地上,却无人问津。随即空中下起了枫叶雨,美轮美奂。两个年轻人的身影在枫叶中淡去,终于消失不见。
远处的天皇望着这华美的枫叶龙卷消失,由衷地表达了赞美:“卿能寻来这等可以与名将渡边纲一较高下的能人异士,真是有心了。”
“能人异士只有这位小姐,另一位臣并无印象。”赖光公吓出一头冷汗,幸好天皇见多了京里到处献宝的异能人士,非常容易哄。
“相必是那位红衣姑娘的助手吧!精彩,精彩。快派人去瞧瞧渡边先生有无大碍。”
“妖怪,妖怪逃走了……”卜部季武和坂田金时去查看渡边纲情况的时候他嘴里还念念有词,“那个男的是大江山茨木童子……”
“别嚷嚷了,丢不丢人,那不是源氏博雅,天皇的亲族吗?人还在那里呢。”坂田金时指着一个红发戎装的青年道。
渡边纲呲目欲裂,背着弓箭的年轻人走上前来:“渡边大人,在下乃贺茂一脉阴阳师,刚刚先生与我比试突然发力,情急之下用了术法冲撞了先生,但在下断不是什么妖怪。”
“红衣,红衣女子……”
“哥哥大人,咒术什么的真是有趣呢。”一个红衣女孩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根本不是渡边纲看到的红叶。
“诶?”渡边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又使劲揉眼睛,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一切。
“你最近是魔障了,让碓井用巫术给你驱驱邪。”卜部季武认真地提出建议。
“今天就当没见过红叶吧,源氏赖光。”天皇突然开口,赖光公已经见怪不怪了:“在下明白,敢问大人是……”
“你奶奶他爹。”天皇口吐粗言,赖光公一脸不忍直视。

青行灯家
“搞成这样,你爹真去打他一顿啦!”青行灯正在写作,红叶就扶着茨木童子撞门进来了。
“那个暴力狂,残局让他自己收拾!”茨木童子右肩伤处深可见骨,血虽然止住了可久久不见愈合,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傻乐着也不喊痛,可红叶却是真的心疼,问青行灯有没有什么药。
“我们是妖怪啊红叶,哪里用什么药?你要是实在想给他涂点什么,那里有清水给他洗洗伤口呗。”
红叶立刻就要去舀水,被茨木童子拉着不能走,于是烦躁地要他放开。
“我没事。”茨木童子左手绕到她身前把她带到膝上坐着,“你看,我还能动。”
“你认真点,今天一直在跟我作对,嫌自己命大啊!”红叶用手肘打他,动到伤口,他倒吸一口冷气却还在笑。
“你们聊,我都没眼看了。”青行灯抱着笔和纸去门口给他俩放风。
“你还怕不怕我?”茨木童子非要问出一个所以然。
“怕你还帮你欺负渡边纲?”
“之前说喜欢妖狐,是骗我的对吧。”
“你脸真大,我还喜欢平姬呢。”
“你都在喜欢的人面前承认我是夫君了,而且你爹说是我让你消沉那么久的,所以他要打死我。”
“我爹这么跟你说的?他胆子越来越大了!”红叶又羞又气,忙着要从他怀里跳出去,却被他拉近了,猝不及防得来一个急急的吻。
“茨木童子!你这臭小子大白天跟我闺女关在房里干什么!”刚吻上幼稚鬼就回来了,还能听到青行灯不停地火上浇油:“叔叔,您就成全他们吧!”
“不管他,再来。”茨木童子捏住红叶的下巴追逐她的唇舌,红叶不甘示弱,主动攀上他的脖子跟他纠缠,小心地绕过他肩上的伤口。
“红叶!我的红叶啊……有了媳妇忘了爹啊……”门外开始哭嚎,青行灯还没胆大到捂住魔王的嘴,只能把他往院子外拉。
“闭嘴!你这样太讨厌了!”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红叶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她爹:“你要不回去陪山神看儿子,要不就滚进来给茨木童子疗伤!”
“……呜呜”魔王在面具下发出小狗般的呜咽声,大姑娘上轿一般磨磨蹭蹭进了房间。不过面对茨木童子,他就没那么善良了,茨木童子隔着面具都能感觉到他笑得阴险:“堂堂大妖,忍一忍就过去了。”语毕直接伸手戳进他的伤口,于血肉里挖出一张符,正是早上买的开过光的那张。
“什,什么时候……”茨木童子痛得撑不住淡定的表情,他根本没注意自己被贴了符。
“所以你只是大妖,而我是君临万鬼甚至鬼王们的魔王。臭小子,你这水平,我女儿看上你哪里了?”魔王碎碎念,将符纸烧了。茨木童子肩上的伤终于开始愈合。
“谢谢爹!”红叶奔进来敷衍地亲了魔王额头一下,就对茨木童子寒虚问暖起来。
“阿青,为什么闺女那么开心,我却一点都不高兴?”
“哦,也许是您心眼比较小,破事也很多的关系。”
“呵呵,阿青真是有见地。那么我们去山下逛逛吧。”魔王准备换一个人折磨。
……上辈子一定欠了你们父女很多,非常多。青行灯绝望地想。

===========
完结撒花ꉂ(ˊᗜˋ*)

删删改改但有时还是会有“我写了什么鬼!”的无力感,多谢之前给我评论点赞的童鞋们,有人看就有动力码字,爱你们么么哒!

许个愿:求太太们能多多产粮,我要饿死了

评论(10)

热度(68)

  1. ciciciko正直的小金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