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红】柴崎小姐和茨木先生(三)

【茨红】柴崎小姐和茨木先生(三)

失恋的红叶闺女( ・᷄ ・᷅)心情很迷的茨木先生
我红叶小姐姐美颜盛世,男女通吃。
双性恋红叶+时而女款时而男款的茨木
注意避雷(都三了应该不会走错吧啊喂!)
摆脱期末考的我杀回来了哈哈哈哈

柴崎小姐心路历程
时间线:
离夺回断臂还有三天
行程:
吃遍丹波国美食,尝遍丹波国美酒,乐不思蜀。
事件:
一,酒醉之时被红叶问到是什么品种的半妖,瞬间清醒,恶意满满地表示自己是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私生女。
红叶表示理解,只有四分之一狐妖的血统(有一说安倍晴明的母亲是葛叶狐),怪不得长得漂亮还那么弱。
二,被红叶追问尾巴是什么颜色,开心的时候会不会摇起来。。。那是狗吧?
三,睡觉前发现妖力恢复了一半,但是变回原身没几分钟就发现妖力消耗得很快,所以还是保持了现在的样子。
偷偷把地上的石子变成了货币,塞满了红叶的荷包,一脸幸福地睡去。

时间线:
离夺回断臂还有两天
行程:
扮成渡边纲的远房亲戚走访他养母真柴的家,感受了人间的风土人情。
虽然不知道意义在哪里。
事件:
一,真柴欧巴酱真的非常具有母爱气息,不愧是渡边纲那个糙汉的心灵支柱。确认她不知道干儿子做了什么大事,对于物祭也一问三不知。
二,因为美貌被求爱了。不想赘述,不开心红叶笑得那么高兴。
跟红叶求婚的人比较多。
三,往红叶荷包里塞钱被发现了,她看出是石子,但是说了谢谢。
四,被热情的真柴欧巴酱要求住一晚,跟红叶一间房,睡了一床被子,睡到半夜脸被摁在她怀里了。
首次觉得做女人好棒。

时间线:
离夺回断臂还有一天
行程:
准备回枫叶林,然后陪红叶探望她的老相好平姬。
事件:
一,红叶的女人自带不老属性,平姬看上去跟街上四十多岁就面容沧桑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但平姬对红叶带着新欢来看自己表示吃醋,红叶信誓坦坦柴崎小姐也就是本人,是她的(新的)挚爱。
女人山盟海誓也是不能信的,因为平姬说红叶也曾这么对她说过。
“你就是嫌我年纪大了。”平姬说。
“哪里,当时我也不知道你是人妻呀。”红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那你知道之后不还是没有马上离开我么?”平姬用眼神剜着我。
“那不是想报复一下源氏么,你那么受宠。”
平姬诡异地不发火了,得意起来:“没错,盛宠不衰。”女人真好哄。
二,原来探望平姬是想得知源氏暂居的府邸有什么不常用的入口好方便混进去。
三,狗洞是不能钻的。
四,没有其他入口了,红叶说再想办法。
五,妖力缓慢恢复中,搞死渡边纲应该没问题(flag)。

时间线:
离夺回断臂还有零天
行程:
打架
事件:
一,红叶不知从何处打探到源氏下了死命令不许除阴阳师和渡边纲以外的人进入物祭的房间。她看着我说靠化妆是无法蒙混过关的,问我有没有妖力可以施展变化之术。
当然有!我很想点头,但是变化之术的问题是,变成另一个玩意儿之前,会变回原身。
我只能说我学不会。这跟被断臂一样简直是妖生的耻辱。
红叶无奈而宠溺地说她帮我变。
二,渡边纲是个大孝子,红叶把我扮成他养母的样子由渡边纲本人带着去瞧瞧魔物。
至于她自己,红叶说她要去看孙子,拦都拦不住。
三,胳膊近在眼前了。渡边纲真蠢,居然没发现养母是假的。
“母亲,请勿再上前了,魔物危险。”渡边纲说。
“这不就是我的胳膊嘛。”我上去就抢。
渡边纲表情扭曲了,拔了刀又想砍我。
两败俱伤,渡边纲命硬不是吹的。
四,阴阳师开了个结界想困住我,失败了。不过我耗尽妖力逃到了枫叶林。
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我明明应该回大江山的。

================

从昏迷中醒来一眼望到有好感的女性是非常让人欣喜的。
茨木童子看到红叶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小桌上单手驻着下巴,脑袋一点一点地小憩。自己昏迷了多久?红叶不会一直这么守着他吧?想想还有点小感动。
大妖无声地坐起,却惊觉自己穿着男款的浴衣。
呵呵,他想象不出红叶震惊的表情。
但是这样了居然没把他直接扔出屋子算不算是接受了现实?
早晚是要坦白的,茨木童子盘腿坐着欣赏美人睡姿,脑袋里都是她喊他柴崎妹妹时柔软的甜美的嗓音……什么时候也这么喊茨木该多好。
“主人,吃饭啦……呀!”侍女推开门压低了嗓子喊红叶,看到茨木童子醒来,惊讶地捂住了嘴。
“哦,好的。”红叶揉揉眼睛,迷迷糊糊感觉被谁的目光盯着,睡不安稳,再抬头,发现了一双犀利的金瞳。
“……”茨木童子闭上眼睛还有几分柴崎的清秀劲儿,红叶是期待了一下下他睁眼的样子的。结果,如此狂霸酷炫的黑色瞳仁金色瞳孔搭配,分分钟会被摁倒反扑的侵略气质完美地展现在了这张脸上。
还我清心寡欲的娇弱柴崎啊!红叶内心在哭泣,她喜欢享受照顾弱者的惬意和安心感,结果对方是个大妖,根本不需要领她的情。
“主人,柴……茨木童子大人,先吃点东西吧。”侍女硬着头皮打破主人和这大妖诡异的对视,端上食盒和桌台。
大妖浑身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红叶心里百感交集,嘴里味同嚼蜡,又不想表现得像是对方长得倒胃口,可还是半天吞不下一口东西。
“想问什么,你就开口。”茨木童子没有吃饭的意思,一手撩在膝盖上一手敲了敲桌子,目光轻佻,十足的痞样儿。
“你……这是你的真身?”红叶不死心地问。
“是。但于罗生门之上凡人眼前会再作变化,这副容貌无法恫吓世人。”茨木童子又道,“红叶,你救我两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在我离开之前,可以提出来。”
“……岂敢,吾辈籍籍无名,得幸容留大人几日,失礼之处还望莫怪。”红叶客套着,想到他要离开,彻底没了胃口。
茨木童子察觉女妖态度不对,一时不明白自己说错了什么,追问道:“真的没有要求?”
“女……女孩子,你们鬼王玩弄女孩子以后会杀了她们对吧。”红叶想到碓井贞光的话,试探道,“吃女孩子是不好的。”女孩子是世界的珍宝啊!
“哦,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我们抓男孩子比较好?”茨木童子想,这女妖真的不考虑换一换性向吗?为了女孩子居然站在人类这边,“其实我们很少吃人,就是喜欢杀而已。”
红叶语塞,身为妖物,重杀戮她也是能理解的,可听说鬼王是从人类变化为鬼的,怎么一点也不念旧呢。
“男,男孩子也很可爱的,别杀了吧?”
茨木童子听出了重点,调侃道:“若是我听你的不抓那些孩子,鬼王要吃了我,怎么办?”
“我会保护你的,柴崎。啊不,茨木童子大人。”红叶脱口而出这句准备了良久的英雄救美台词,而后沮丧地发现它的可笑之处。
茨木童子心情大好,但不得不拒绝她的提议:“就算现在开始不抓人了,源赖光也铁了心要除去吾友酒吞,木已成舟的事。不过区区凡人,大江山上可由不得他造次。女妖,待拔除了源氏这眼中钉肉中刺,你可愿迁往大江山,不与人类为伍?”
啊?去大江山不就是给自己找了个鬼王管束么?自由自在多好。红叶直觉摇头:“我,我还有店呢。”
茨木童子温和地看了她一眼,道:“也好。天黑了我就回去,你……最好再想想有什么想要的。”
她还能要什么?
红叶心里头发痛,她怀念起带柴崎逛集市那天那孩子眼里藏不住的好奇和喜悦,也喜欢柴崎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样子,那是一种纯粹的快乐,不像现在,端着大妖的威严循循善诱她放弃现在的生活,好像他自己过得多么顺遂似的。
离太阳落山还有一段时间,红叶坐在庭院里发呆,茨木靠在门边盯着红叶的后脑勺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是来杀掉源氏他们的。”红叶打破了一院寂静,说话的时候脑袋嗡嗡作响,带着些恍如隔世的氤氲之感。
“没错。”大妖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红叶不自觉离他远了一点,不习惯地笑了笑:“不过失败了。”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茨木看她的侧脸,天生扬唇的人看起来都很没心没肺,他的鬼王也是。
“我对柴崎一见钟情。”红叶强打精神跟茨木对视,“你昏迷了五天,前面三天我一直耗费妖力把你变回柴崎的样子,但后来你自己的妖力恢复了,我也就没有办法再在你身上施术,只能被迫看你的脸。”
“先前我想,半妖活的比人类久,等你长大,把店铺卖了能有好大一笔钱,我们就去别的国家游历,搜罗你喜欢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吃你喜欢吃的酒菜,看你喜欢的山山水水。我们可能会玩到一半就花光了积蓄,那我就去赚钱,或者你把石头变成钱,我们做一对骗子夫妻。如果你厌倦了,就挑个喜欢的地方定居下来,不过我讨厌看着你一个人老去死掉……我真的想了好多呀。可我只要看着你现在这张脸,就会发现其实我根本不认识你。”红叶终于把这几天胸中郁结的闷气全都发泄了出来,“也别问我有什么想要的了,我只要柴崎。骗子,你把我和她都毁啦!”语毕,女妖的身姿化成一簇艳红的枫叶,随风散了。
茨木不是第一次被人指责,他做人的时候是个倒霉蛋,谁都可以踩他一脚。做妖了以后只被酒吞童子打败过,觉得这辈子就服他一个了。但跟红叶在一起的这几天他才知道,原来除了恃强凌弱,还有别的相处方式。
那又怎样?
温情和依赖不是属于他的。
茨木童子在院子里坐到了天黑,拒绝了红叶侍女给他的膳食,留下一句谢谢你家主人就离开了。

评论(9)

热度(70)

  1. ciciciko正直的小金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