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红】柴崎小姐与茨木先生(二)

【茨红】柴崎小姐与茨木先生(二)
茨木先生来了。越到考试关头越无心学习。

₍₍ (̨̡ ‾᷄ᗣ‾᷅ )̧̢ ₎₎


渡边纲与恶鬼大战一番,斩下恶鬼一臂的英勇事迹一夜之间传遍了摄津。他将恶鬼的断臂呈给主上,洋洋自得等待夸奖的模样。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同为赖光四天王的碓井贞光看着他直摇头。
源赖光倒没有直接给他泼冷水,对他一出手便耗费了无数符纸表示了遗憾:“雷光符呢,是招雷的,用之前要撕开;水符呢要用火烧才能起效;火符比较简单,用唾液就可以引燃……你扔了那么多符,估计就只有退魔符是真正被使用了的。”
“傻大个,浪费我们搜集来的这些宝贝!”坂田金时又好气又好笑,“求求你,去老地方看看能不能回点本。”
“都这么久了,风吹都吹走了。”渡边纲解下髭切,“臣下愧对主上厚望,只能切腹……”
“好了,大家都是同志,对对方宽容一些吧。”源赖光微笑起来,安抚炸了毛的渡边纲。
渡边纲见到主上的笑容,想起来一个小插曲,试探着问道:“臣下在遇到那恶鬼之时还碰到了一位绝色女子。”他原本不想用形容词,话出口却又不自觉地加上了。
“是哪家小姐?此番情景还念念不忘。”坂田金时嘲讽地大笑了一声。
“数年前,主上曾与在下欣赏过六孙王经基的画作,源公最为疼爱的妾……”
源赖光还是微微笑着,做了个停的手势,“碓井还有坂田,你们去寻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先生,看看这魔物需不需要进行拔除灾厄的祭祀。渡边,你留下。”碓井和坂田拿起恶鬼的断臂领命告退,临走前碓井深深地望了渡边纲一眼。
屋里只剩了两人,源赖光沉默良久,复又问道:“你确定,遇到的真是红叶?”
“主上,臣下不明一事,那红叶应为当时信浓守平惟茂斩首才是。可昨日所见女子,风姿绝代,分明是……”
“红叶未死。”源赖光露出颇为怀念的目光,“吾逢难,她救过吾。”
“主上,那她应是恶鬼,千万不能被虚伪的容貌所迷惑啊!”渡边纲惊恐万分,他的主上于为民除害之道心志坚定,如今这副柔软的面孔,别是倾慕于那女妖……论起来,她可是主上祖母的辈分了。
“吾自有分寸,纲则该反省自己粗犷大意的性子了,竟差点被孩童骗了去。”
“臣下哪里能弃无害的女孩子于不顾啊。”
“深更半夜,就算是三岁孩童也该提防。”源赖光揭过红叶那篇不谈,但心中隐隐有了不久就会重逢的预感。

源赖光的预感在物祭第六天应验了。物祭是引诱恶鬼现身的陷阱,这几天他都绷紧了神经。碓井担任他的亲卫,见赖光公如此便提议下将棋缓解一下情绪。两人对棋正酣,庭院里忽然风声大作,未种枫树的院子中飘来无数枫叶,给冬日里萧条的院景带来别样的颜色。
碓井善巫术,略懂退魔之法,又见主上安稳惬意地坐着,表情更是有几分惊喜,便主动要求退至屏风之后休整一番。
源赖光接受了这份好意,笼了棋子,拿了新的杯盏倒茶,迎接来人。
枫叶疯狂舞动汇聚成旋,速度越来越慢,最后散出一片绮丽芳华,倾城美人莲步缓缓,风姿动人。
“……”源赖光盯着来人,一时不知如何称呼,撇开过往与立场不谈,是该唤声祖母的。但她那般明艳动人,这称呼真是煞风景。
“赖光小儿。”红叶不跟他客气,“叫奶奶。”
“红,红叶小姐。”叫不出口。
“别叫小姐,你是不知道我大你多大岁数了吗?祖母也行。”
“……”赖光沮丧地望着她,心想差十一岁也不算什么,不肯开口。
“唉,你这小孩,跟以前一样倔。那叫我红叶吧。”红叶仰头喝了一口滚烫的茶,忍着被烫到的表情问,“怎么不是酒?”
“来人,上酒。”赖光唤来侍从。
红叶接过斟好的酒杯,晃了晃,开始跟他闲聊。年方四十又二的赖光公像是学堂里听讲一般正襟危坐,但面容是带着笑的。
碓井听了他们闲聊才知,赖光公遭兄母陷害被软禁之时,是这妖女每日给他送吃的,才不至于籍籍无名地饿死在哪个角落里。
“此事非我本意,实乃平姬以死相逼求着我救你,我对源氏再有怨怼也不能害死自己的情儿。”平姬不是最早嫁给赖光公的侧室么?碓井瞪大了眼,好像听到了不得了的事情。
“平姬的恩情赖光不会忘怀。”赖光公你清醒一点!这个女妖抢了你的女人啊!
“你是个懂得感恩的孩子,跟你祖父一点也不像。”红叶就跟讨论今天天气很好一般开口,“我遇到了真爱,就是想要满足她所有愿望的那种。”
“……红叶小姐,不,红叶,您此次前来的目的究竟是……”
“听说,你这儿有一件魔物?”
“恕在下不能将之赠与……”
“我要那干什么,只是那孩子好奇,想要看看。”红叶不等源赖光回答,又道,“你的手下,那个胡子拉碴的大个儿,前几天是不是遇到一个小女孩了?”
“红叶,魔物就是那个小女孩的右手。”
“哦。”红叶送到嘴边的杯子停住了,“你说什么?”
“大阴阳师安倍晴明根据那断臂推测,渡边遇到了罗生门之鬼,茨木童子。”
“好巧,我遇到的小姑娘,叫做柴崎桐子。”红叶一点就通,没有露出被骗的愤怒,但她身上的妖气渐浓,庭院外枫叶开始飞舞,“那你可要留意一下你那魔物了赖光小子,因为我的柴崎小姐已经去禁室玩耍了。”
碓井一下子从屏风后冲出来,把源赖光护在身后,折扇一翻,退魔符直冲红叶飞去,一片枫叶横来,将符纸碎成两半。
“贞光,不得对红叶小姐无礼。”源赖光声音平稳,“她知道我不会防备她的,杀我轻而易举。”
“赖光,你老了,但还是那么自信…不对,是傲慢,”红叶对眼前姿势滑稽的君臣笑了笑,“魔物本非凡人的物件,留着又有何用?倒不如物归原主。”
“恶鬼是要杀人的!红叶小姐钟爱美丽的事物,当真不管这么多公主小姐被掳掠生食?”碓井质问道。
“啊呀,你又是谁,了解我多少呢?”红叶舔了舔嘴唇,“我虽救过你家赖光公,但别忘了,我也是你们口中的恶鬼呀。”
“那么只好得罪了!”碓井把赖光公往后一推,折扇犹如刀剑般向红叶刺去,攻势凌厉凶猛。
红叶水袖挥舞格挡开他的攻击,飞速往开阔的庭院退去。源赖光纠结着眉头,如果可以,他不会拒绝红叶的任何要求。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但天下大义,百姓存亡,又岂是儿戏?大江山恶鬼作祟,他好不容易有了一点胜算,实在是不能放虎归山。
“红叶,弃了那虚假的柴崎小姐吧,待平了大江山鬼祸,你想要山崎也好,柴田也罢,都不是问题。”源赖光对着混战的两人道,“魔物进行物祭本就是为了吸引茨木童子前来,禁室里尽是机关与阵法,我下令过除了阴阳师安倍晴明和渡边纲两人,无论是谁前来守卫都直接击杀。你也是被骗了,我让你走。”
“所以说,傲慢呀。”红叶一掌将逼近的碓井推开,轻飘飘地立在树枝上摇头,“如果她真是茨木童子,那么谁杀死谁,还不一定呢。”
话音刚落,禁室的方向升起了一股肉眼可见的瘴气,源赖光顾不得红叶和碓井对战,抓了佩刀就往那里赶去。
“你不去看看?”碓井警戒地在树下仰头看她。
“你呢?不去陪伴你的主上?”红叶在树枝上坐下,挥手赶他,“我同你没什么好斗的,别让那小子死了我白救他一场。”
碓井翻了个白眼,追着源赖光去了。
红叶看着不远处的禁室,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只有人类慌忙逃窜的脚步声和尖叫。
柴崎桐子,茨木童子。
他这样骗她的妖力,骗她的钱财,还蹭吃蹭喝装可怜,如果长得再难看,那一定要帮赖光杀掉他。

源赖光没有抓到茨木童子,渡边纲也没有兑现重逢之际取你首级的诺言。断臂被夺,所幸府邸无人伤亡。
“是臣下愧对主上。”渡边纲俯首贴地,“养母真柴到访,实难推却她的要求……没想她到竟是恶鬼变化而来。”
“傻子,不是你的养母是恶鬼变化而来,是恶鬼变成了你的养母。”坂田金时忍不住吐槽,“丢了就丢了,没死人就好。”
“赖光公……”渡边纲眼泪汪汪地解下从髭切改名鬼切的武士刀,“臣下只能切腹以报主上错爱……”
“唉,你这……”赖光公理解他的心情,渡边纲对养母孝顺得不能再孝顺,恶鬼知晓这段也是有一套。
“你死了,赖光三天王多难听。”很少说话的卜部季武开口。
源赖光叹气,对着渡边纲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一番,终于让他把鬼切收了回去。
回到自己的庭院,红叶已经没了踪影,棋盘上只留了一片形状漂亮的枫叶。源赖光小心地把它夹到书里,想,若是鬼怪都如同红叶一般自由自在,不去做伤人性命的事,那该多好。
恶鬼,必将诛之。

红叶在屋子里好整以暇地看着昏迷了还抱着胳膊不放的柴崎桐子,不,茨木童子。
适才她也是有些情绪的,任谁被人指出上当受骗都不会觉得开心,所以红叶想反正对方是有名的大妖,黏上她也只是利用她从源氏家里抢回手臂罢了。目的达到,也许会直接回大江山。
红叶就这么回了自己的首饰铺,看看来挑选首饰的漂亮小姐或是缠绵的恋人们调节心情。不一会儿大街上开始传渡边纲大人重伤了入侵宅邸的恶鬼,百姓们畅谈着渡边纲对抗恶鬼的英姿,仿佛亲眼见证了战斗。红叶又觉得人类无趣,还是来挑首饰没心没肺的年轻人们可爱。
磨蹭到了太阳落山,帮忙的长工已经回家了,红叶隐了身形乘了枫叶往自己家飘。
侍女在林子口立着,表情难以言喻。
“怎么了?”红叶问。
“那个,主人,柴崎小姐她好像受伤了。”
“那个小骗子,居然知道回来。”红叶满不在乎道。
“伤得挺重的,而且她好像也是妖怪,奴婢没法靠近她。”侍女让开了身子,红叶看到了一身血污抱着一条胳膊倒在树下的瘦弱少女。
“啊呀,搞成这样。”红叶一路上都想着不管她,可真看到了还是忍不住心疼。
“主人小心,她身上的气息好吓人……”侍女见红叶要碰柴崎,出言提醒。
“不碍事。”红叶化鬼有些年头,大妖的威势不至于伤到她,但也给她很强的压迫感。
“你可别再惹事了,乖乖待着不好么。”红叶跟上次一样轻松地就抱起了茨木童子,后者连本能的挣扎都没有,脑袋一歪垂到她胸前的柔软上,红叶瞧着她安稳的睡颜,“这么轻,这么弱,怎么会是大妖呢。”
梳洗是红叶一手完成的,那条胳膊在红叶撤回自己妖力做的手臂之后自然地接回了茨木童子身上。眼见异化的手臂缩小变成柴崎那纤纤玉手,红叶心情复杂。就那条手臂来看,茨木童子的真身估计会很……不可描述。
千万不要是渡边纲那种一看就是没有俊过的长相!
要不砍了他的脑袋看看?大妖不挖心也不会死……
各种疯狂的念头在红叶脑海里盘旋,她几乎就要动手剁了柴崎了,对方的眼皮突然动了动。那是即将清醒的征兆。
红叶连忙坐好,一脸“你还是我的柴崎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但是她的表情很快装不下去了,茨木童子那哪是要醒了,根本就是身体完整以后保持不了化形了。
于是红叶眼睁睁看着自己专门为柴崎买的和服领口被陡然变大的身量撑开,露出健硕的胸肌,宽敞衣袖直接被鬼手自带的妖力侵蚀了,而柴崎小姐那一头让红叶爱不释手的红发退去了颜色,变成了柔软的白。柴崎小姐头上也长出了犄角,居然还是不对称的。
红叶不忍再看,抽了手绢往柴崎小姐……茨木童子先生脸上一盖,面部的变化还是别看了,惊喜或是惊吓可不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来,直接一点比较好。
“主人,柴崎小姐这是……去了?”侍女人还没进来,首先瞥到了柴崎小姐脸上的手绢,“这头发……还有角……”
“你进来吧,能靠近了。”红叶命令道,“我出去,你把他的脸……手绢掀开,再出来告诉我怎么样。”
“好,好的主人。”侍女被她严肃的表情吓到,手指发颤地捏住了锦帕一角。红叶背过身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掉了手绢。
“主,主人你?”侍女被红叶这突然的动作吓到,半天没收回手,然后两妖一同低头看躺在榻榻米上的妖怪。
“……”侍女禁不住吞了口口水,红叶则继续严肃着,眉头动了两动。
锦帕下大妖的脸也带着几分柴崎小姐的清秀模样,不过五官更加立体深邃一些,脸侧多了红色锯齿状的妖纹。
他的唇更薄一些。红叶用指在对方脸上描绘了一下,说不清楚该开心还是该忧郁。

============
查不到源经基的年岁,红叶跟孙辈的赖光才差十一岁我也是没料到。。。但源赖光是经基王儿子的儿子,没问题




评论(8)

热度(65)

  1. ciciciko正直的小金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