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红】柴崎小姐和茨木先生(一)

【茨红】柴崎小姐和茨木先生(一)

期末+论文地狱,苦中作乐
私设阴阳师跟妖怪用的都是妖力,但很多阴阳师为了同妖怪区分开来都称呼自己的力量为咒力
双性恋的对女体茨木一见钟情的红叶和真·不断臂·熟女爱好者(有待商榷)·茨木童子,茨木先生也许下一章出没,本篇只有柴崎小姐(女体茨木),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因为作者的恶趣味,女体茨木乃贫乳萝莉,户隐·霸道总裁·红叶见之误终身
至于为啥叫柴崎桐子,也许是觉得发音和茨木童子像(误)?
正剧无关,虽然我是个正经人(滚)


在邀渡边纲送自己回家的时候,桥对面施施然走过一个女人,蒙蒙细雨中茨木童子首先把注意力移到了对方诱人的胸脯上,想,大冬天的,低胸装多冷。但是好棒。
女人越来越近,身边的男人瞪大了眼喃喃着:“真像啊。”
茨木童子克制地扫了女人一眼,这个造型以后说不定可以借鉴,自己毕竟第一次做女人,为了降低渡边纲的防范特意化成了十五岁的少女,看来成熟一些的女性更容易接近他。
女人即将与茨木童子擦肩而过,渡边纲的视线也越来越透露出不敢置信。然而在相遇的一刹那,女人不着痕迹地塞了条手绢给茨木,冲他微微一笑,眸子里一片星河灿烂,仿佛盛满了世间的美好。
茨木童子就算真的是女人也会荡漾几秒,何况他是个男人!可惜现在没有东西给他硬。不对,为什么是对他笑?很明显是对他笑吧手绢都给他了!他现在是女的呀!
这女人一定是视力不太好。茨木童子扭过头,冷不防渡边纲胡子拉碴的糙汉脸呈现在眼前:“小姐可还好,今日天气严寒了些,还是快快赶路吧”
靠,吓死鬼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小姐家中可还有父兄?”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渡边纲琢磨着搭讪。
“家中做些剃头生意,上不得台面。”不光剃头,有时候还挖心掏肺,生啖血肉,可刺激了。
“马上就出城了,敢问小姐家住五条府何处?”茨木童子看周围人烟渐少,露出个轻蔑的笑。
愚蠢的人类。茨木童子嫣然一笑:“小女子的居所,可不就在这爱宕山?”语毕凶狠地一爪子拍向渡边纲。
渡边纲神色一凛,轻易躲过他这直取面门的一下,然后凝气拔刀,耍了一套花把式之后呀呀叫着冲了过来。茨木童子原本是很有信心打败他的,是以连真身都不屑于展露,还是一副贫乳少女清纯不谙世事的模样,只是一双眸子变成了金色,杀气毕露。渡边纲的动作在茨木童子眼里慢得跟蜗牛爬似的,刀锋逼近之时他扬手欲接下那一刀,可薄薄的刀刃仿佛汇聚着千百人的力量,竟然让他有些招架不住。茨木想起酒吞童子叮嘱他的小心为上,皱了皱眉。渡边纲见势从衣襟里哗地洒出一大片白色的符咒,噼里啪啦炸了茨木童子一通。空气里顿时充斥着杂七杂八的阴阳师的咒力,让他呼吸都困难,真是效果拔群。
咒术牵制,茨木童子感觉妖力迅速流失,渡边纲抓准时机挥舞髭切想将恶鬼毙命,却被躲过,只砍断了他一只手。那手臂落地立刻化为畸形的鬼手,躁动着要回归主人的身体。渡边纲一刀将那手掌穿透,使之固定在地面上,目光炯炯地盯着女孩模样的茨木童子,手又伸向袖袋掏符咒。
还有符?茨木童子心知今夜的情况讨不着好,弃了那条断臂随着符咒炸出来的烟雾撤退了。背后传来一阵粗犷的笑声:“妖鬼,你的手臂在下将呈给主上作为今夜的战利品,重逢之际,必将夺你首级!”
茨木童子化作妖风漫无目的地转了一圈,在一片枫叶林停下来,撩起衣袖心疼地摸了摸愈合了的伤口,真他妈疼。还得想办法把手臂抢回来,否则无颜回大江山面对鬼王。
“这位美丽的小妹妹,你受伤了?”废话,没看到手都断了么。茨木童子正打算把这个倒霉的小姐姐吃了补补,就看到了对方熟悉的脸和……胸部。又是那个低胸装美人儿,简直是缘分。
“真严重呢,看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这么漂亮的小妹妹也下得去手。”红叶不是不惊异于她伤口的愈合速度,但现在能人异士如此之多,这也不算什么了,“你别担心,也别害怕,姐姐会好好疼你的。”
茨木童子来不及拒绝,就被小姐姐横抱了起来。他惊恐地蹬了一下腿,小姐姐钳制住他的腰身和腿弯,给他一个宽慰的笑容。
这女人好大的力气。茨木童子想变回原身吓唬她,催动妖力,却什么也没发生。咦?他抬头看女人近在咫尺的脸蛋儿,本想质问她对自己做了什么,对方柔柔的眼神一扫,他就屈服了:“我,我怎么没有力气了?”
“小妹妹,你现在需要休息。”红叶看到对方眼里的欲拒还休,觉得这小妹妹也太容易上钩了一点,不知道是哪家阴阳师的后裔。不过人类没有这么强的恢复力……也许是哪位阴阳师和妖怪的种。
茨木被抱着走了一段路,女人身上好闻的气味让他十分安心,更让他在意的是,女人因为抱着他被挤压到的胸脯露出了更加浑圆的曲线。
他怎么就没有手了呢!茨木童子冷静了一下,又思忖这个女人肯定不简单,枫叶林跟他们见面的那座桥离了老远,她怎么会在这里?是妖?她身上没有妖怪的气息。是人?人类怎么会这种一日千里的功夫?也许是哪里来的单兵阴阳师,看到他的伤愈合都不惊讶一下下。
“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了。”他们来到一个小院子,有个穿紫色和服的侍女匆匆迎上来,唤那个女人主人。
红叶将捡来的小妹妹抱到一间屋子里,熟练地动手脱他沾染了血迹和硝烟味的外衣。茨木童子这才觉得尴尬,狼狈的样子和难闻的味道,委屈人家抱了他一路还什么也不说。
“啊呀,真的愈合了呢。”红叶摸着对方的伤口,对侍女使了个眼色,后者迅速抱走他换下的衣裙,呈上来一捧整齐的蓝色浴衣。
“我……这个……”茨木童子又暗暗想解除女子的化形,再一次失败了。这下他发觉,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因为他连想要化作断臂的妖力也消失了。
“这样很不方便呢。”红叶围着她转了一圈,果然美人儿还是完整的比较顺眼,看她现在泫然欲泣(红叶视角)的样子,真让人心疼,“让我来帮帮你吧,请不要再难过了。”她右手探向茨木童子的伤处,妖力进入他的身体便被迅速吸收,手臂慢慢化形,终于长好。红叶顺便探查了一下对方的身体,像个空壳子,仅剩微弱的妖气,更确定这个女子是人类和妖怪的混种。
“谢谢姐姐相救。”茨木童子操着一口萝莉音,“欣喜若狂”地看着自己新长出来的手。
“别急着谢,我们还没有正式认识呢。”红叶掩嘴轻笑,一边从侍女那儿接过锦帕给她擦脸,“我叫做红叶,在山下开首饰铺子的,略懂一些术法用以防身。”
“我,我是茨……柴崎……,柴崎桐子。”茨木瞎编了一个名字,想,这个女人跟阴阳师们一样没有妖气却拥有妖力,可屋子里的陈设看着又跟阴阳师那伙人毫无相似之处,着实诡异。
“桐子,真是可爱的名字。”红叶见她不透露身份也不逼问,只告诉她出庭院不远处就有温泉,有兴趣可以去泡泡,并没有提送她回家之类的话。
屋外,侍女恭敬地回报红叶没有在换下的衣物里发现什么能证明柴崎小姐身份的物件,服饰也是普通的款式,没有家纹。
“柴崎呀……的确没听说过呢。不过她的的身体吸收了我大半妖力却没有异化,半妖也真有趣呢。”
“主人您不好奇这位柴崎小姐是如何失去的手臂吗?”
“初见她便是在源氏那小鬼头家臣的身边,没准是想攀上高枝反而被拒了。那位渡边先生可不是好脾气的,只斩下美人儿的手臂算是轻的。”红叶回味着女孩子楚楚可怜的模样,摸了摸自己的发,道,“这个,我很喜欢。”
“明白了,主人,我会告诉天邪鬼们不能吃她的。”
“但是小美人可能会想逃走呢。”
“明白了,主人,我会加强这里的阵法,让她鬼打墙一辈子出不去。”
“一辈子也太久了点,半妖跟人一样,总有一天是要老去的,我们却一直保持这副美丽的身姿……呵呵,可怜的生物。”红叶回想起刚才看到的女孩子青涩的身体,稚嫩的乳,平坦的腹,笔直的双腿上还有繁琐的妖纹。她的血亲是何处的妖怪呢?会不会来这里寻她?不过从她那贫弱的妖力来看,为妖的那一系应当不会有什么大来头。
茨木童子被好吃好喝地养了起来。不过让他有些不解的是那位红叶小姐姐看他的眼神有时候非常露骨,让他觉得自己像被乡绅看上的二丫头,一边得靠人家供着,一边得防着自己清白不保。
女风茨木童子并不是没有过耳闻,江户城内将军的美妾之间有很多风流韵事为人津津乐道,大江山上也有喜欢搂搂抱抱在一起的女妖……可是,这并不意味着他自己想要尝试一下。
茨木童子是一只笔直的妖。就算现在他是个萝莉,他也是笔直笔直的……好吧,他是挺喜欢这位红叶小姐姐的,当然是从自己男性的角度来看。
休息了两日,茨木的精神好了起来,妖力干涸的身体也慢慢开始恢复,但仍旧不能支持他变回原身。
红叶看出柴崎小姐的闷闷不乐,决定带她下山转转。女孩子嘛,最喜欢逛街和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了。于是红叶首先带着她去了自己的首饰店,还带来了隔壁胭脂铺相熟的老板竹取夫人。竹取夫人见了柴崎小姐便激动得两眼放光,跟红叶窃窃私语好久,然后两个女人围着她一口一个柴崎妹妹,誓要把她打扮得花枝招展;而这厢茨木对着铜镜左瞧又瞧,觉得顶着这样幼齿的脸无论怎么打扮都不会有原身那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更何况他喜欢的是红叶这样的熟女,真要打扮也不该是用这副脸孔。
从闷闷不乐到生无可恋的柴崎小姐任由红叶和竹取夫人折腾了一番之后被带去了成衣店,换了一身艳色的浴衣,配上了一只绿色的手袋,扭扭捏捏地站在了一堆吃瓜群众面前。
红叶看着自己的成果十分满意,咬了咬嘴唇,声音激动得发颤:“柴崎妹妹,你可真是个尤物。”店里的女客也赞口不绝,夸娶她的男人有福气。
娶了这身板的女人还有福气,茨木童子自己都嫌弃自己。
红叶心满意足地看着她,暗叹年轻女孩子真是美好的生物。虽然有的男人也不错,可是相比较起来女孩子敏感而脆弱,如易碎的瓷器一般需要维护疼爱,照顾她们甚至取悦她们都会产生满足感。
柴崎妹妹生得一副柔弱娇美的模样,年轻,又被源氏的人迫害过,若是能得了她的芳心,就会有好长一段快乐充实的日子呢。红叶又露出那种满心满眼只容得下你一人的目光,茨木童子被盯得脸红,低头不让两人的眼神交汇。
哎呀,害羞了呢。红叶告别了竹取夫人,牵起柴崎的手,按照行程带她去集市逛。
茨木童子平日里待在大江山打架斗殴,也不屑于凡人这些买卖的货品,这是他鬼化之后第一次来到集市,也是第一次置身于如此之多的人类之中。
身为人类的记忆里很多东西都变了样,柴崎桐子小姐像只小猫咪,明明很好奇却故作对一切都不感兴趣的样子。红叶善解人意,对她多看两眼或者摸了几下的东西二话不说就买下来,于是这么一趟下来两人手里多了很多杂七杂八的玩意儿。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用过的酒杯,据说能驱邪的念珠,传说中的鬼王酒吞童子的一绺发,渡边纲形象的人偶……红叶边掏钱边感叹,柴崎妹妹兴趣爱好真是不同凡响。
“四天王之首的渡边纲大人要进行为期七天的物祭,虽然我们到不了内室看那魔物,但据说会在对面的道场进行演武和驱邪仪式。”路上茨木童子听到渡边纲的名字便多留意了一下,那所谓的魔物应该就是他的断臂吧?居然要进行物祭,这不是摆明了要诱他来抢么?
可是不得不去。
“小柴崎,还有什么想要的吗?”红叶出声。茨木童子软软地回答:“我想看渡边纲家里的魔物。”
“诶?柴崎真是喜欢这些稀奇古怪东西呀。”红叶想了想,尽管不太愿意再跟源氏的人有瓜葛,但是柴崎真的想看也不是没有办法,“一定要看吗?”
“要看。红叶,带我去看。”柴崎小姐习惯性用了命令的语气,红叶听来却颇有撒娇的意味,一方面又觉得她噘着嘴的模样可爱极了,头脑一热就答应了下来。



评论(6)

热度(75)

  1. ciciciko正直的小金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