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红】论奸情是怎样产生的(二)

【茨红】论奸情是怎样产生的(二)

姬友表示这个视角就像盗墓小鬼躲在床底下偷窥😂😂
唔,的确第三者在场很难好好谈恋爱过二人世界啊,墓墓真是个大电灯泡
(」゜ロ゜)」要不就真的走偷窥视角?(捂脸逃走)

主人要拿下茨木大人我是表示怀疑的,之前那只被拍飞的女妖身材够好够暴露了都没有得到后者半点怜惜,我家主人……
咦,仔细想想我家主人好像挺有戏的?
“今天我什么也不做,就跟你一起待着。”主人进茨木童子大人的内室天邪鬼连拦都不拦一下,彼时茨木童子大人正准备去各个山头巡视,白底黑纹的宽袍配上主人给他买的肩甲,像我这种只专心迷恋主人美色的鬼都不自觉吞了口口水。
“跟我在一起很无聊。”看看,茨木童子大人就没有一次是直接拒绝主人的,除了主人不肯跟他来大江山那次他诉诸了武力拿我们可怜的屋子出了气。
“我一个人也很无聊。”主人挪到茨木童子大人的右手边,讨好一般拉了拉他空荡荡的衣袖,“你穿了我买的肩甲呢。”
“嗯……”茨木童子大人转头看看我,露出了嫌弃脸。
诶?我,我多余了?主人适时地开口:“墓墓啊,你,要不下山转转?”
“……”我也想对茨木童子大人摆嫌弃脸,感觉我真爱的地位在离开枫叶林的那一刻就开始动摇了。
主人就这么半拖半拽着茨木童子大人的袖子走了,留给我两个和谐的手牵手一般的背影。
“老墓啊,你闲着也是闲着,一块儿打牌不?”天邪鬼青自从主人在她面前展现了高超的厨艺以后就想方设法和我套近乎,前些天主人都很黏我(并不),今天她终于找到机会了。
“我还年轻。”我死的时候才十八岁啊摔!不过大江山的鬼怪似乎有谁资历老就在称呼前加个老字表示尊敬的习惯,我很不能适应。
“我知道的老墓,那我们打牌去?”
“唉,这就去。”我心情哀愁,但所幸牌场得意,从钱鼠和狸猫那里赚了不少银钱。
“老墓啊,你家主人跟我们二当家走得很近嘛,有没有什么劲爆点的料分享一下?”钱鼠输了钱不甘心,想要从我口里换些桃色消息。
“主人与我初到大江山,认识的鬼也不多,自然多叨扰你们二当家一些。”我才不是那种八卦的人!
“最近平安京阴气变重了,很多鬼怪开始发狂,甚至在人类面前现身呢!”钱鼠见我不接茬,于是打开了新的话题。
“被人看到可是大忌,要是不小心落在阴阳师手里,死了都算是痛快的,他们有好多方法折磨我们。”
“像我们这些小妖,最近还是别下山的好。”我听着这些消息,心中惶惶,让妖怪发狂的会不会也是枫叶林那种咒术?安倍晴明大人说的下咒人到底是谁呢?
“酒吞童子大人离开好久了都没消息,光是茨木童子大人坐镇大江山,力量还是有些单薄啊。”有小妖插嘴,一时大江山的鬼怪们都想起了他们杳无音信的鬼王,开始新一轮的担忧。我有些同情茨木童子大人,他都兢兢业业成这样了,但还是有鬼怪觉得他不如他们的大当家。
主人在傍晚时分一个人回来了,脸色有些不自然的粉,拽着我回屋里,神神秘秘地把门窗都锁死了。
“我们去伊吹山的路上被人撞见了,是个醉鬼。”主人双手绞了一会儿裙子,脸似乎更红了,“那人动手动脚的,本来我想教训他,可是还没动手,茨木就生气了,把那家伙挂在了路边的树梢上自生自灭。那人在树上不停地乱踢乱蹬还尖叫,声音比女人还尖利,吵死了。”
“这……”这太没劲了吧?是我我就撕了那家伙,居然碰我的主人!
“他特别严肃地跟我说……”主人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给我做情景回放,“‘红叶,你别不高兴,等一切结束我绝对会让他付出代价。现在,就让他挂在这里,好吗?’天呐,他居然跟我解释!”主人捧着脸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太高,“他当时这样环着我的腰,他的脸离我那么近……很遗憾,他这么正经,我只好控制住吻他的念头。”
“主人,那你……应该不会乖乖听茨木童子大人的话吧?”我可不信主人被这样糊弄过去了。
“对啊,所以我偷偷把挂着他的树枝弄断了,他好像摔断了腿。”主人眼睛弯弯的笑开了花,“墓墓,我觉得用不着半个月。”
“啊?”我没反应过来。
“呵呵呵。”主人起身整理起衣服来,冲我挤挤眼,“今晚我就不约他喝酒了,也许他会想念我。”
我跟主人提了一下钱鼠说的妖鬼显形的事,主人皱眉:“我还以为现在山下的人都有阴阳眼了。所以显形与否跟实力其实没关系?小妖会显形,茨木那样的大妖也……”
“总之还是待在大江山吧,您也别跟着茨木童子大人到处乱跑了。”
主人摇头,拍拍着我的手:“墓墓你别担心,我虽然没有傻木头那么厉害,但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我对此深表怀疑。之前我在主人身体虚弱的时候去别的山头找药草,那么一会会儿的功夫她就闲不住出林子乱逛,接着被一些小妖怪缠上而遇到了安倍晴明那个红颜祸水。不过也不是全然是件坏事,至少主人体会到了实力的重要性,疯狂地练习操纵枫叶的妖术,然后用了短短一个月,这位只负责美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已经可以跟我一块儿造房子了。
主人学什么都像模像样的,上手又快,我真是羡慕极了。
所谓多事之秋,大抵就是昨天教训了一个登徒子,今天就被人家找上了门。断腿的家伙颇有些势力,雇了一队阴阳师挑了伊吹山,抓走了好多妖怪。一只两只鬼怪被擒茨木童子大人八成不会在意,但被人端了一窝走还不反击谁都不能忍。消息传到我这里时茨木童子大人已经出发去救那些倒霉的鬼了。
我急忙把这件事告诉了主人。
“现在的人这么小心眼了?本来就是他的错!”主人气急败坏,“也怪我,咽不下一口气……一队阴阳师,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货色,万一有晴明那般厉害的…不行,我要去帮那傻木头。”
“您这时去找茨木童子大人,若是撞到枪口上岂不惹得他更加心烦意乱?”我提供了一种我觉得最可能发生的情境。
“那我变装去找他,必要的时候一人做事一人当。”主人的妖术又精进了不少,一袭枫叶卷过就没影了。我怕她出事,只能循着残留的妖气追赶主人。
一路上我心惊肉跳的,街上不时有人惊呼撞鬼了救命啊这样的话,还有妖怪在吓唬人类甚至抢他们的衣物。我还不凑巧地碰到了一个阴阳师的除妖现场,一只发狂的灯笼鬼被他用咒术活活烧成了齑粉。
主人你这是哪里危险往哪里凑啊!我迷失在妖气混杂的街道,幸好所有人对我视而不见,也许我没显形。
“你们这些混蛋,尝尝地狱的滋味吧!”突然北方传来了熟悉的房屋倒塌的声音。我飘高了看,一座外表富丽堂皇的宅邸就在我眼前塌了一半。
这种拆迁方式!不会错的!我卯足了劲冲过去,迎面撞上一群从房子里逃窜出来的鬼怪,在空中翻了好几翻。
“死亡之舞!”我狼狈地赶到了一片废墟之中,主人正对着一个阴阳师放大招。茨木童子大人在主人身后捂着心口半跪在地。这下子严重了!我抬头看向敌人,咦,这不是晴明吗?
“又有一个不自量力的。”晴明拿扇子拍开飞向自己的枫叶,然后另一只手朝我勾了勾,我的胸口就飞出了一张符纸,是上次枫叶林晴明贴在我身上的。
“怪不得,你这样没用的东西也能安全地走在街上。”晴明是不是脑子坏了?我谨慎地注意着他的动作,拉了拉主人小声道,“我们打不过晴明的,你找机会先走。”
“你看清楚,脸这么黑,这家伙才不是晴明!”主人的话似乎让晴明心情很不好。我又仔细打量这个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换了身衣服,脸是黑了些。反正我跟他不熟,只要知道现在他是我们的敌人就好了。
“茨木大人怎么了?”我一心想逃离,但主人肯定不会丢下茨木童子大人不管。
“狡猾的人类设置了阵法,反弹了一部分伤害给木头。没关系房子塌了阵法也没了。”主人警惕地拈了一片枫叶,“墓墓,我记得你有祖传的逃命功夫。”
“别怕,我认真起来几个晴明都拦不住我!”
“他才不是……管他是谁,你把木头带走,我断后。”
“不行!”我断然拒绝。
“开什么玩笑,我不需要女人保护。”茨木童子大人说着吐了一口血。
“一个都别想跑。”那个脸黑的晴明狞笑道,“结界,开!”
空气上方立刻出现一道妖力充沛的屏障,不用说,我们都被困住了。
“大江山的茨木童子,跟着我吧,一起创造妖怪主宰的平安京,然后把整个国家都据为己有。”
“邪魔外道。”茨木童子大人冷哼。
“你受了伤,红叶不吃人了,怎么看都没有胜算。”
我惊异地看着脸黑的晴明,突然想起来了,就是这个人,就是他害了我的主人!是他把一个樵夫拨皮拆骨,诱哄主人吞食,是他一再给予主人虚伪的保证和情感,差点让她失去了自我。发狂的妖怪,疯了的主人,被下咒的枫树,全部都和这个男人联系在了一起。
主人跟我想到了一块儿:“你知道我不吃人肉了?”
“枫叶林的小把戏被讨厌的家伙看穿了。不过问问你身后的大妖,他第一次来枫叶林就知道那里有问题,却一直没告诉你。”
“墓墓,走。”主人一直在背后给我做手势,我也暗暗做着准备,不过我该带茨木童子大人走吗?我不愿意。
“哦?你不光监视我,连茨木童子也管?你知道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哪里吗?”
“哼,这你要问他了。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命!”脸黑的晴明说着就扔出三张符咒,符纸出手就燃成三个炽热的火球向我们砸来。
“茨木!”随着主人一声惊呼,我最大限度燃起自己的妖力,眼前明暗变换,瞬时到了结界之外。
还不能停!我一手拉着主人,一边拽着茨木童子大人没命地飘,逃到了印象中晴明的家门口。
是的,关键时刻我非常给力,主人和茨木童子大人一个都没有丢下!
“啊呀,稀客呢。”一个巫女打扮的女人非常及时地开了门。我看到庭院里正赏花的小白脸样儿的晴明,翻了个白眼就昏了过去。
让我死吧,妖力耗尽的感觉太难受了。

===============

今天过了黑晴明!四十级才过,一把辛酸泪(๑°⌓°๑)



评论(30)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