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红】全线崩坏

我又来惹 (*≧▽≦)
出现了一丢丢狗雪和晴八,雷者慎入
别问我逻辑在哪儿,我大脑里只有洞ー( ̄~ ̄)ξ

【茨红】全线崩坏

红叶最近的心情非常愉快。

当没有了饥饿感和妖力消散的烦恼之后,她也不再借酒消愁坐等自己烟消云散,不仅对手下宽容起来,还经常带着盗墓小鬼下山去集市感受人间的风土人情。

我们家大人一定是重新坠入了爱河,否则怎么又性情大变了?枫叶林的小妖们试图寻找那个改变了红叶大人的不知名男妖的踪迹。

于是作为红叶的近侍,盗墓小鬼这几天被围堵了好几次,大家双眼放光地希望从她这里听到一些蛛丝马迹。

“这你们得去大江山问,我怎么会清楚红叶大人感情上的私事呢?”盗墓小鬼语气意味深长。

大江山!

所有人都立刻想到了自以为暗恋其实已经是明恋红叶大人的鬼王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大人好久没来枫叶林了,难道是传说中的欲擒故纵?大山里的妖怪就是不一样,套路很深。

红叶只是单纯地看开了而已。

在各种意义上吃了茨木童子的第二天,她就以占卜为由去找了八百比丘尼那个女人。好吧,其实她只是想去看晴明大人一眼,顺便问问自己的身体状况。毕竟当初断言她不食人肉便命不久矣的人就是八百。这女人美貌差了自己一点点,性格腹黑做事又邪门,不就是仗着比她知识渊博那么一丢丢,能力强那么一些些,也不知道晴明喜欢她哪点。

还未伸手敲门,雪女就出来迎她了:“晴明大人告诉我你会来,他和八百比丘尼大人在后院等你。”

“月见樱。”红叶有看到过这套和服,样式很好,可她不适合白色,惋惜了好久。

“嗯,是的。”雪女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上难得露出了羞赫的神色,红叶感觉她有话说,便认真地看着她。

“这是大,大天狗大人非要送我的。”雪女不安地扯了扯左襟,“你觉得合适吗?晴明大人看到了一直在笑我。”

“好看极了。”要红叶夸赞除自己以外的女性实在有些别扭,可是有只大妖在对面房顶恶狠狠地盯着她,仿佛她说出一个不字就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再说月见樱穿在雪女身上的确是不错的。

来自大妖的目光压迫消失了。雪女得了她的认可,冰霜一般的表情化开,殷勤地为她引路。庭院里,大阴阳师正和不老不死的巫女饮茶谈笑。

“红叶,你精神不错。”见到来人,安倍晴明露出标准的普度众生的笑容,示意她坐到自己对面。红叶眨眨眼,坐过去的时候拼命跟自己说,他对每个没有恶意的妖怪都是这么春风般和煦的。

“比丘尼占卜到你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段,我猜你会过来找我确认。”晴明放了一个杯子在她面前,“没有酒,喝茶可好?”
“不必。”她居然拒绝了晴明大人!红叶立刻改口,“喝惯了酒,茶的苦味有些难以接受。”

“听闻你酿酒的技艺不错,改日也让我到枫叶林讨教一下。”晴明说什么都好。红叶忙不迭点头。

“红叶来这里是找我占卜的吧?”八百比丘尼把自己的茶盏递到红叶面前,“我需要你的血。”

红叶毫不犹豫地用指甲在手掌划出一道伤口,握拳让它愈合得慢一些。

起初茶盏里并无变化,三滴血融进去之后,微绿的茶水变成了奶白色,三根茶叶晃悠着立在了茶面上。

吉兆。

红叶等着八百的解释,后者高深莫测地一笑,让她该吃吃该睡睡,做一只生活规律健康向上的好妖怪。

你是不是在耍我?红叶不友善地用眼神质疑八百比丘尼的结论。

“妖怪吞食人类之所以会遭到妖怪和人类双方的反对不仅仅是因为会引起两界的纷争,更是因为吃人带给妖怪自身的增益会成倍地消耗掉。”八百不解释,晴明自觉当起了翻译,“当初我将你关在结界里才三天,你不就开始变得易怒暴躁神志不清了?要不是酒吞童子做担保,我不会放你出来。很显然,现在你正常了。”

“可是妾身的美貌并没有消失……”最初她是听信了黑晴明的话为了变美才去吃人的。

“这跟人类所谓的吃什么补什么可不一样,红叶。吃人带来的这种力量增幅只能存留,却不能被融合。”晴明认真地回答,潜台词是希望她能听明白人和妖本质上就是有差别的,“黑晴明消失后我回忆起的你最初的样子,就是现在这样。”

红叶瞪大了眼睛,把他的话总结为:第一次相遇那天,你就是这么美丽。

真开心,晴明夸奖妾身漂亮!

“简单来说,就是定下不吃人的契约导致你吃人获得的那部分力量成倍流失,本来你是会因妖力耗尽消失的,但是有妖怪帮你补回了缺失的部分。”八百比丘尼看出红叶在晴明面前永远找不到重点,打断了她的臆想。

“……那么,妾身还会消失吗?”红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大妖怪吞食小妖是没有问题的。”妖怪吞噬妖怪是真正可以增强妖力的,但是一般的大妖不需要也不屑于吞噬小妖增强力量,而小妖能打倒大妖的几率几乎为零。晴明认为红叶能这么精神,枫叶林的妖怪窝应该都被她掏空了。

残酷的弱肉强食的妖怪世界啊……他目光饱含同情地看向八百比丘尼,希望能获得一点共鸣,却发现八百一直偷偷打量红叶,而红叶忙着看自己,根本没在意八百的目光。

一时两人一鬼都开始沉默,空气中充斥着谜一般的氛围。

“对了,酒吞童子去集市说要给你买礼物,算着时间也该回来了。”晴明先开了口,“红叶你在这里等他一会儿罢?”

“不必了,那个酒鬼应该更想在枫叶林看见妾身。”这是要送客了?红叶漫不经心地应道,“那妾身这便告辞了。”

雪女送她出门,欲言又止的模样。红叶善解人意地问她有什么要说的。

“大天狗大人很奇怪,我想去枫叶林找你。”这逻辑也很奇怪。但如大天狗那般的大妖的秘辛她也很乐意了解了解,于是好姐妹般搂住雪女的腰,表示自己一个人孤独寂寞冷,非常欢迎有人来作伴。

雪女感激地望着她:“晴明大人曾说你善于迷惑人心,我觉得你很好。”

“雪女妹妹,妾身只是善解人衣罢了。”对付男人还不简单,可看雪女这食古不化的作风……可惜了这漂亮的脸蛋。

雪女虽然看着高冷,但思考行事都很是单纯,红叶没费什么力气就打探出了近期晴明的动向,得知晴明一直和八百比丘尼黏糊在一起,心情有些烦闷。她在枫叶林一个人要死要活的,这厢罪魁祸首美人好茶过得无比滋润。要不是茨木童子那晚鬼迷心窍地喂了她一点血肉,如今她已然不知身在何方了。

同雪女约了再会时间,红叶叫上等在屋外的盗墓小鬼回了枫叶林。一路上她都在重复回想最初与晴明的相遇,那句“知耻的心是最美丽的”给了她多大的期待和幻想。她以为一个能看到自己美好的人一定也愿意爱她,只是时间的问题。结果她碰上了黑晴明,连那点美好都丢掉了。

“红叶大人,今天也去集市转转吗?”盗墓小鬼打断了她的思绪。

“去吧,我想添点衣裳。对了,还有首饰。”红叶想到什么,又吩咐道,“你去买点补血的药材,给大江山那位送去。”

盗墓小鬼露出了然的神色,接过银钱跑得飞快。

茨木童子原本非常不痛快。他本想去枫叶林找那个女妖麻烦,结果扑了个空;回到大江山,又得对着一帮天邪鬼的蠢脸。正想着果然只有潇洒倜傥的挚友能给这大江山的颜值带来一点慰藉,天邪鬼赤就滚过来报告枫叶林那边送来了慰问品。

慰问品?算那女妖有良心。

茨木掩饰不住上扬的嘴角,故意压低了声音装严肃:“哦,拿来看看。”

屋外的天邪鬼绿听到命令,呈上来一个布包就恭顺地退下了。临走前她给天邪鬼赤使了个眼色,让他注意一下枫叶林那边送来了什么。

茨木满怀期待地打开包裹,大布包里还包着两个小包裹,一个装着当归,还有一个是……鹿鞭?!

这是什么意思?是某种约会的暗号?一定是的!那个女妖觊觎吾的肉体!这不是赤裸裸的“今晚再来大战三百回合”吗?要去吗?有什么可想的,难不成怕了她!

茨木童子让天邪鬼赤把东西收起来,自己风风火火离开了大江山。

红叶正准备就寝。床都铺好了,盗墓小鬼过来说茨木童子大人来了。

什么时辰了,他过来干什么?红叶不解,莫非是补血补过头了要来助人为乐?

“女妖,你可真是挂念吾。”妖风幻化成一个白色的身影,茨木童子身影显现在她身后,鬼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吾不喜那拐弯抹角的一套。”

红叶说不出话来,此刻她只有一个想法,妾身的脖子……要断了。

前来通报的盗墓小鬼来不及退下,跪坐着俯首帖地,但她的注意力全放在了耳朵上。

“茨木童子大人,您的出场方式很特别,姿势也很威武,所以,能不能让妾身把头扭回来好好说话?”

“你的邀约,吾收到了。”茨木依言放开她,“可你似乎没有迎接吾的准备。”他看了看榻榻米上的床铺,明显是为一个人准备的。

红叶不明所以,歪头看着他。

茨木童子把她的迷茫尽收眼底,开始感觉到有哪个环节出了错。可来都来了,怎么可能灰溜溜地回去?

红叶跟他想到了一块儿,这好面子的老妖怪玻璃心得很,自己横竖被他救了一命,还是给他一个台阶吧。她刚准备让盗墓小鬼加一床被子,茨木凉嗖嗖的眼神扫过来,到嘴边的话硬生生掰成:“再拿个枕头来。”

盗墓小鬼兴奋得控制不住面部表情,红叶恨铁不成钢地让她麻利地滚。磨人的老妖怪大爷似的坐在一边看着主仆互动,等着红叶服侍他脱衣。

“你突然跑过来,是缺人哄你睡觉了?”只有两人的时候,红叶态度开始恶劣。

“这得问你,女妖,送那些东西来不就是暗示吾今晚来留宿吗?”隐约感觉弄了个乌龙,但场子不能丢的老妖怪不自觉挺直了背。

“你说说,妾身送你什么了?”红叶嘴上没好气地问,还是拉他站起来替他脱去外袍。

“当归。”红叶脸色如常。

“和鹿鞭。”红叶面如死灰。两样都是补血的没错,但哪里怪怪的。

“所以妾身傍晚送的东西,晚上你就过来了?”见茨木童子开始明白过来,红叶忍不住挤兑他,“大木头,你是太天真可爱,还是觊觎妾身的美色已久,迫不及待了?”

“来都来了,别浪费时间在口舌功夫上。”茨木开始逃避话题。

“口舌功夫也是必要的前戏呀。”女妖引他走向床榻,“老实承认吧,你第一次看到妾身,就觉得妾身美艳不可方物。”

茨木哼了一声,目光在她侧脸停留了一会儿,冷不防俯下身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红叶僵住,感觉血液在不断流失。但她这就怕了那么一瞬,便又镇定下来。果然只片刻,伤处传来柔软湿润的触感,老妖怪还得意地留了一个吻痕在刚刚愈合的皮肤上,欠揍地问:“刚才是不是吓死了?你前一晚对我也是这样的。这种惊吓可不是一点当归和鹿鞭能弥补的。”

红叶本想呛他,可头昏眼花起来。她的血液对茨木这种大妖来说没什么增益效果,茨木也正如他说的那样只是给她个教训而已。但是,她是个因为力量流失差点魂飞魄散的妖怪,这个下口没轻没重的大木头!

茨木刚刚还在满足于面前的女妖难得的呆愣模样,下一秒她就姿势优美地晕倒了。

咦,这非常不妙!玩笑开过头了!茨木童子戳了戳红叶的脸,又跟之前一样把她拎起来晃悠,都不管用,她仍是昏迷着。

茨木童子有生以来第一次想给自己跪了,为什么没考虑到她还身体虚弱着就吓唬她?这下好了,好不容易收到的当归和鹿鞭又该送还回来给红叶补补了。

茨木童子不是趁鬼之危的妖怪,他耐心地守了红叶一晚,放了好些血喂她,终于在天明时分等到她睁开眼。

见到红叶醒了,茨木童子很是松了一口气,正打算告辞,被女妖拉住了袖子。“可别白来了,还有力气吗?”茨木童子眼睛一亮,红叶就明白了。奈何通宵了一夜放了好多血的茨木只有硬起来的力气,被红叶摁倒轻薄了好几次。

大战告一段落,补了不少血的女妖仍旧精神抖擞,茨木童子光溜溜地躺在榻上,一副肾亏的模样。红叶在茨木对面喝着小酒看他慢吞吞爬起来穿衣服,心想,自己作的,总是要还的。

大江山二当家脚步虚浮地离开了枫叶林。红叶送他到林子出口,用力拍他的背:“回去记得吃药。”

“……”茨木童子差点没被拍到地上,狼狈地应了一声就化作妖风跑了。

这天大江山的鬼怪们又有了新的谈资。处在八卦战线前沿的天邪鬼绿对二当家收到枫叶林鬼女的礼物之后立刻消失不见直至第二天又带着淤青回来这件事有了新的结论。

“大人会不是异装癖?你看那簪子都藏在柜子里,这两天经常还拿出来看看。”

“之前的结论没错,八成大人的癖好被枫叶林那位知道了,送了鹿鞭来嘲笑我们大人没有阳刚之气!所以大人去找她打架了。”

“这就是红叶小姐不对了,谁没有一点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呢?”一干小妖对自家大人充满了同情。

天邪鬼赤鼓起勇气问茨木童子枫叶林那边送来的东西要不要扔掉。茨木童子生无可恋地摇头:“把东西炖了吧。”

==================

红叶走后,晴明不解地问八百为什么这么偷偷盯着红叶看。

八百把手里的茶盏递给他,高深莫测地笑了:“感觉到什么了?”

“她怎么还有这么强的妖力?”晴明惊异于自己的发现。

“再感觉一下,是不是特别熟悉?”

“嗯?茨木童子的气息,可他们不是关系很不好……”

“你说我们是不是改天去枫叶林学酿酒?”

“……”为什么八百你都这么八卦!晴明内心咆哮。

评论(1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