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茨红】假如红叶是纸片人

【茨红】假如红叶是纸片人

现代paro
我没有退圈!
但是我想皮一下。
游戏无参考非常不严谨,轻拍。


茨木最近被酒吞推荐了一款游戏,据说女主角特别符合酒吞的审美。
“一局很快的,对手随机匹配,不知道玩家会抽中妖怪还是阴阳师。开局五张卡,关卡不重样,完全没有套路!女主角就很漂亮,无法抗拒难以形容的美。”酒吞谈到女主角就眼里冒星星。
“哦,有一对大胸。”茨木的角度看过去,一眼就是重点。
“粗俗!俗不可耐!”酒吞把手机往胸前一贴,义正辞严,“去下啊,好好玩啊!记得加我好友,我是【喷火的小葫芦】。”
挚友说的话,茨木再不情愿也还是照做了。不过点开游戏图标,等待安装更新的时候,他又觉得人应该有主见,不能说好好玩就好好玩。
半晌过去,终于安装好了程序,茨木点了随机模式,开始抽卡。金光闪过,跳出来五张卡,分别是【跳跳一家】【暧昧】【枫叶林】【讨厌的酒鬼】【盗墓小鬼】。
哦哟,那张【暧昧】还是张ssr!可惜其他的都是R卡。茨木面露得色,继续玩下去。
还要选择自称:A.我 B. 在下 C.小生 D.本大爷
茨木随手点了一个A。
原来玩家的设定是一只强大的妖怪。开着自动剧情,茨木百度了游戏的文字资料,身为玩家,要想办法帮助女主角红叶逃离残酷的阴阳师的操控。
第一个场景就是女主角红叶在屋子里喝酒,旁白低沉的声音娓娓道来:枫叶林中鬼女醉,一别几十年,专心修炼的你发现人类对妖怪的敬畏之心早已消失殆尽,阴阳师中人才辈出,妖们却无甚长进。此次路过枫叶林,看到女妖屋中如此颓废景象,你不由在林中徘徊,思考是否还有挽救妖界的方法。
第一个选择出现了!
红叶喝够了酒,来到枫叶林入口,神情悲伤,此刻,你——
●问她怎么了,抱住她,安慰她
●在她面前走过,不带走一片云彩
●告诉她会有阴阳师来爱她
第三个选项是怎么回事?我们的目的不是要逃离阴阳师的操控吗!阴阳师三个字怎么可以出现在选项里?!
茨木的手指在第一个选项上悬停,思索着女主角和自己的关系。前后半句都没问题,中间那三个字,是不是太冒犯人家了?两个人万一不是很熟,上去就抱会被打吧?
茨木选择了第二个。
【剧情】你目光隐忍,在红叶面前匆匆而过,她伸手似乎想拉住你,但你的冷漠让她退却。
请使用适当的卡牌,拯救红叶脆弱的心灵。
五张牌旋转而出,茨木的手指点在最为贵重的【暧昧】上,想为自己多得点分。
【系统】您使用了【暧昧】,是否立即与女主角发生关系?
茨木的瞳孔微微放大了一下,按下了yes。暗自腹诽原来抽到的这些卡就是道具卡。
红叶:“鬼王大人,您就这样扔下妾身走了?”第一次听到女主角的声音,茨木的心都要化了。他不自觉地摸出耳机戴上,脸红心跳地期待接下来的的发展。
红叶:“妾身是思而不得,大人您又有什么难处呢?为何总不与我对视?”
茨木想,原来自己的设定是一只强大又羞涩的妖怪,暗恋并默默保护女主角的那种炮灰男二……不对啊,老子是主角!
选项又来了。
●因为我喜欢你呀。
●也许杀死那个捣乱的阴阳师,我就能正视你了。
●不要看我,你的美丽会杀死我。
第二个,果断第二个。这妖怪和女主角一定有故事。
【系统】红叶好感度+90 好感度250可增加●推倒 选项,是否继续?
继续继续。茨木回神发现自己嘴角挂着莫名的微笑,这个蠢游戏明明没什么好玩的。
【剧情】天色灰暗,寒风簌簌,秋季红似火的枫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地面开始震颤,昭示着什么东西的来临。
【系统】:您的对手【喷火的小葫芦】已进入场景。
突然一道金光闪过,一个id是【喷火的小葫芦】的阴阳师出现了。
【喷火的小葫芦】:跟本大爷走吧,这里不适合你。
红叶:“阴阳师大人,小女并不愿随大人去往京都。”
【系统】:【喷火的小葫芦】使用了【强拆的阴阳师】,摧毁了红叶的小木屋。
邪恶势力这么嚣张?茨木望着屏幕里非常害怕但还是挺直腰板说不去京都的女主角,内心充满了正义感。
【系统】:遭遇敌方【断臂的副将】攻击,是否支援?
茨木迫不及待点了是,卡片又出现了,但是最好的ssr卡已经用过了。时间不等人,茨木来不及细细研究,在时间进度条消失前选择了【讨厌的酒鬼】。
【系统】:相生相克,【断臂的副将】已销毁,【讨厌的酒鬼】已销毁。
【系统】:遭遇敌方【枫叶酒】攻击,是否支援?
茨木立刻祭出了自己的r卡【枫叶林】
【系统】:场地加成,红叶在【枫叶林】中会展现她真正的姿态。
【系统】:【枫叶酒】sr卡攻击加成,玩家【黑焰挥发会发黑】支援失败。
红叶:你为了我,居然做到如此地步!
【系统】:红叶好感度+80
红叶:阴阳师,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他才是我的真爱。
【喷火的小葫芦】:本大爷才是最爱你的!
红叶:你只喜欢我的脸!大人,杀掉这残忍的阴阳师,我们就能好好对视了——
●好的,看我的!
●我后悔了,其实我并不想拥有你。
●我打不过他。
这可不能不选择第一个了!男人的自尊和骄傲就体现在这一刻!
【系统】:玩家请选择符合死亡与坟墓的卡片。倒计时,开始。
茨木稳如老狗,扔出一张【盗墓小鬼】。
对面的小葫芦没有动静。
【系统】:【喷火的小葫芦】使用神秘道具,将【盗墓小鬼】转换到己方阵营。
茨木惊呆了,还能把对手已经打出去的牌抢过去,不同凡响!手机只剩最后一张牌,茨木看了看空空的道具栏只能做好认输准备,打出那张不明所以的【跳跳一家】。
【系统】:寡不敌众。玩家【黑焰挥发会发黑】聪明机智,大杀四方。
红叶好感度+40
游戏结束。
茨木满意地看着红叶在屏幕上旋转了一圈,头发一撩扑进自己角色的怀里。
没有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多久,手机响了,酒吞怒气冲冲地跟他吐槽玩游戏遇到一个挂逼。
“总共五张卡,居然有两张关于死亡和坟墓的,还偏偏留到了最后!”
“那人叫啥?”茨木听着这故事有点耳熟。
“很拗口一名字,化肥挥发啥的。唉,别提了,浪费一神秘道具。你叫什么我加你吧,你连怎么加好友说不定也没琢磨出来。”
“不,不急,我还没打开,先更新,更新一下。”茨木点开游戏商城,默默买了一张改名卡。

end

评论(1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