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直的小金金

杂食动物,愿世界和平

【藻巫】相思知何处(二)

【藻巫】相思知何处(二)

网易虐他千百遍,我待藻哥如初恋
我的巫女貌似一开始就不太虔诚
注意避雷嗷嗷嗷

冬季萧瑟的风雪是能带走很多东西的,比如上个月活蹦乱跳的健次郎,现在就跟焉了的花菜一般倒在婆婆房间里了。
“实在抱歉啊巫女大人,家里没有别的房间,传染了其他孩子就不好了。”井上夫妇递过来一小袋钱币,“拜托你了,巫女大人。”男主人对巫女使眼色,避开孩子以后告诉她,请医生太贵,若是孩子自己好不了,就算了吧。
怎么能“算了”?
巫女天天为健次郎祈福,给他熬草药——她那点积蓄用来请了医生,也就没有买药的剩余了。
孩子半死不活地吊着,他的几个朋友只能在屋外看他,有时候带着节省下来的糕点请巫女喂他吃,希望健次郎好起来。
“巫女姐姐,天照大神为什么不救一救健次郎呢?他一直有认真听课,也一直有参拜大神。”有个孩子沮丧地提出疑问。
“……”巫女有些语塞,她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天照大神真能看见,为什么她还要过这样勒紧裤腰带的日子呢?
“但我还是相信健次郎会好起来的。”小家伙有意无意带过了这个话题。
拖了半个月,气温愈发走低,来参拜的人也急速减少,有的孩子偷懒赖床,神社便又冷清下来。健次郎顽强地挺到了深冬,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叹一句倒霉。
巫女上山猎野兔,不知为什么想起几个月前那只有毛绒绒耳朵的妖怪,觉得这么大一只狐狸,毛皮一定很温暖。
但是剥皮什么,太残忍了。
这么想着,视野里真出现了一只狐狸,白面金毛,额间还有几撮红色,眼神犀利,往她跟前一蹲,威风凛凛的模样。
感谢天照大神!女巫扑过去,狐狸闪到一边,目光里居然传达出了震惊。
“这狐狸怎么还带酒味儿?”女巫挽起振袖,满心都是这只狐狸卖了应该能赚不少。
“你敢卖掉老身?”狐狸口吐人言,似乎很是不满。
女巫瞬间懂了,开始掏笛子。
“你真以为这破曲子驱邪啊?”狐狸围着她转了一圈,“老身今天就坐这儿,由你吹!”
女巫倪了他一眼,把笛子插进腰带,继续找野兔。
狐狸来劲儿了,跟上她:“你怎么还在这里,老身从没见过只有一个人的神社,那神像灵气全无,被废弃了才对。”
“小女不想和妖物言语。”巫女发现目标,搭弦挽弓,一发中的。
“哦哟好弓法,看来你就这笛子不行。”狐狸屁颠屁颠跑去捡兔子的功夫,女巫就走远了。
玉藻前觉得哪里不太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一副狐狸的样子,怪不得这女人都不像那天一样紧张他。
“喂,你这女人好不懂礼貌!”玉藻前连忙变回人形,身量陡然拔高加上酒醉让他眼花了了好一阵儿,这才抓着中箭的兔子追上去,“你莫不是以为老身失了妖术才变回原形的吧?”
“你还有妖术?喷个火看看。”女巫一脸不信。
“你看着!”玉藻前点燃了一根枯枝。
女巫点点头,找了个地方开始料理野兔。
玉藻前兴致勃勃,以为又可以饱腹一顿,却见女人从她的袖带里翻出一张油纸,挑出兔子的瘦肉包好。
“诶诶诶,你干嘛?”玉藻前伸手去抢,被笛子不轻不重打了一下,巫女重重咽了口口水道:“这不是给你的。”
狐狸负气一般抢过剩下的野兔肉啃了起来。女巫看他吃得欢,咂咂嘴不置一词。
再没有打到野兔,女巫饿着肚子回去了。健次郎的父母已经三天没来,他们说这病耗不起,耗不起一家的积蓄。
健次郎约摸是明白的,女巫起夜的时候听到他在房间里压抑地哭。
小女也没有办法。女巫这么想着,把油纸包里的兔肉递给他:“在外面烤好了,快吃,要冷了。”
“巫女姐姐吃过了吗?”健次郎没有接。
“吃了,好肉一人一半。”巫女宽慰地笑了笑,她很喜欢孩子,孩子让她不那么孤独,“看天象过几天会下雪,你快点好起来,我们一起堆雪人。”
健次郎用力点头。
巫女看他面黄肌瘦的,决定再看看有没有野果野菜可以拿来加餐。
“啧啧,这个女人扒下来的好肉都喂给你了啊。”女巫走后,一只会说人话的狐狸大摇大摆进了健次郎的房间。
“啊!狐狸说话了!”健次郎惊坐起来。
“那么大声干嘛。”狐狸搭上健次郎的手腕,“你这病得有点严重啊。”
“我知道我快死了,你别告诉巫女姐姐。”
“为什么?”自私的人类。玉藻前抖了抖皮毛,眼神危险。
“我要是还活着,我父母就会给巫女姐姐钱。”健次郎拿了块兔肉,又把油纸包包好,“你给巫女姐姐吧,她都瘦了。”
玉藻前幻化成人形,托着下巴思索这么个孩子要不要救,至少比外面那些披着人皮不干人事的家伙顺眼多了。
“狐狸,你做什么!”巫女不知为什么绕了回来,进屋就见妖怪在抢小孩子的兔肉,怒急攻心,一笛子拍了过去。
玉藻前被打个正着,面具啪嗒一声裂了。前一刻的感动消失殆尽,狐狸对见了他的脸合不上嘴的小孩子说:“东西你自己给巫女姐姐吧,我也不要救你了。”
“你说什么?”巫女听到救这个字,反应敏捷地拉住狐狸的衣袖。
“我说,我可以救他。”狐狸凤眼一眯,“但是,我不想了。”
巫女直截了当往狐狸身前一跪:“请你,救救他。”
“你可是神职人员。”狐狸提醒她注意身份。
“神社拿来供你也可以。”巫女眉头都不皱一下,这么多年,她真不知道自己侍奉的神明有没有听到她的祈祷。如果听到了,又为什么要一样一样夺走她喜欢的东西。
“你这女人!”狐狸虚荣心得到了满足,“罢了罢了,拿这没灵气的神社供老身也不怕折了寿,小鬼,你得谢谢你巫女姐姐,很识时务。”
赶在雪天来临之前,健次郎又活蹦乱跳了。巫女把他送还给井上夫妇,两人为家里劳动力回归着实抹了把眼泪。
狐狸正式成为了神社的座上宾,来玩来学习的孩子们都知道厉害的巫女姐姐养了一只以为自己是山大王的妖怪,平时要让着他,就像让一只没有栓绳子的野狗。
“放心姐姐,我们不会跟大人说姐姐在养狐狸精的。”虽然听上去有点糟糕,但是目的达到,巫女慎重地点头,跟小孩子拉勾勾。

(TBC)

评论(9)

热度(55)